<source id="iiuop"><menuitem id="iiuop"></menuitem></source>

    <cite id="iiuop"></cite>
  1. <tt id="iiuop"><span id="iiuop"></span></tt>

  2. <cite id="iiuop"><noscript id="iiuop"></noscript></cite>
    <tt id="iiuop"></tt>

     首頁 >> 中國史 >> 中國古代史
    簡論元人對《宋史》的評說
    2020年12月28日 08:43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0年第3期 作者:王宇 字號
    2020年12月28日 08:43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0年第3期 作者:王宇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宋史》全書問世后,立刻引起了以黃溍、宋濂、楊維禎為代表的元代學者的重視,他們在認真研讀了《宋史》以后,肯定了其史料價值,并將其運用于對宋代史的研究和史籍勘誤。同時,他們也指出了《宋史》的不足之處,一是史料采擇、史實考證不夠精審;二是列傳失收重要人物甚多;三是史法體例不正(主要指遼金宋三朝的各為正統)。元人的《宋史》研究在史料占有上超過了明人,對《宋史》的糾謬補正也為明代《宋史》研究指明了方向。因此,對元代《宋史》研究進行梳理,不僅可以彌補《宋史》研究從成書到明代之間的一段空白,對豐富當代的宋史研究、拓展史學史研究的視野,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和啟示價值。

      作者簡介:王宇,浙江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早在元世祖時代,朝廷就曾下令啟動纂修《宋史》的準備工作。仁宗延祐年間(1314—1319)、文宗天歷年間(1328—1329),屢次下詔修宋、遼、金三史,但均未取得進展。順帝至正三年(1343)三月,朝廷正式下詔設局纂修宋、遼、金三史,至正五年告竣。此書付梓之后,立刻引起了知識群體尤其是南人士大夫的重視和關注,并將此書稱為“《宋史》”“《新史》”或“新《宋史》”,從而與此前已經出版的各種宋代編年史相區別。由于《宋史》成書之時距離元滅亡僅23年,隨即遭逢元末戰亂,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似乎不可能產生有價值的《宋史》研究。因此,長期以來,關于元人的《宋史》研究,研究者都聚焦于遼、金、宋的正統問題,特別是學者楊維禎所撰的《正統論》,而對于元人針對《宋史》的其他批評則關注不多。

      相比之下,明人在修訂、重修《宋史》方面則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著述甚多。有論者認為,明代宋史學者在撰述宋代史事時,著意于針對《宋史》史料進行增補和考辨,從而在一定程度上修訂了元修《宋史》,使對宋代史事的修撰漸臻完善。明代學者對此作出的努力,雖不能說從根本上完善了關于宋代史事的撰述,但其開山之功應該予以重視。這種說法客觀上貶低了元人對《宋史》的研究。本文認為,入明以前,元人已經對《宋史》作了一些增補、糾謬的工作。在某些方面,元人的《宋史》研究給明代學者(特別是正統之爭以及由此引發的史學體例問題)以啟發,而在有些方面,明人對《宋史》的研究,相較元人甚至有所退步。本文主要通過研究黃溍、宋濂、楊維禎三位學者研究《宋史》的個案,嘗試對元人的《宋史》研究進行初步的探索。

      黃溍對《宋史》的利用與批評

      黃溍(1277—1357),字晉卿,號日損齋,婺州路義烏(今屬浙江)人,延祐二年進士,官至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兼同修國史。他既是元中后期著名詩文大家,同時又對宋史研究和《宋史》纂修十分關心。至正三年,朝廷下詔啟動三史纂修,黃溍剛好從江浙儒學提舉任上引疾回鄉:“俄有旨纂修遼、金、宋史,丁內憂,不赴。”可見三史編修工程啟動時,適逢母親去世,黃溍必須服喪。待到至正六年服滿,三史已經全部完成,黃溍請求致仕回鄉,從而與三史工程失之交臂。至正六年冬,黃又被召為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并于至正七年四月到達大都供職。回大都后,黃溍看到了新修《宋史》,并與其他史料參證校勘。宋濂曾與黃溍一起校讀《宋史》,據他說,黃溍對此書的總體評價不高:“間嘗侍函丈,共讀新修《宋史》,無一傳無訛者,非官制地里,即歲月事實,甚至連氏名亦或舛誤。”對于《宋史》的這些謬誤,黃溍在《日損齋筆記》和其他單篇文章中作了一些訂正,宋濂認為:“觀公辯駁之精若此,則其平昔考古之學為何如哉!覽此記之大略知之矣。”

      當然,黃溍也注意到《宋史》確有搜羅宏富、取材廣泛的優點,保存了大量第一手史料,具有獨特的史學價值。《日損齋筆記·辨史》之十一、十二、十四這三則的內容,都是根據《宋史》以糾正宋人筆記之誤。

      其十一則,是利用《宋史》糾正僧瑩《湘山野錄》的記載。《湘山野錄》稱:“真宗即位之次年,賜李繼遷姓名,進封西平王。”黃溍根據《宋實錄》指出,在真宗即位前宋廷曾兩次賜名李繼遷,至道三年(997)真宗初即位,只是賜予官職,姓名仍為“趙保吉”,并非“李繼遷”,黃強調:“《大詔令》及新修《宋史》所載并同”。

      其十二則,是利用《宋史》糾正周密《齊東野語》之誤。《齊東野語》稱元祐六年(1091),朝廷命朝臣討論是否合祭天地,蘇軾主張合祭,蘇轍主張分祭,“朝廷迄從合祭之說,以至于今”。黃溍認為:“按《宋史》:……二蘇之主合祭固未嘗不同也。其后,合祭罷于紹圣三年,而北郊亦未及行。至徽宗政和以后,凡四祭地。”蘇氏兄弟都主張合祭天地,而且元祐六年之后宋廷在是否合祭的問題上又多次反復,并非如周密所說“迄從合祭之說,以至于今”。

      其十四則,是關于宗澤《家傳》記載的岳飛早年在宗澤手下的一則軼事,此時岳飛之孫岳珂撰寫的《行實》中“乃獨諱而不錄”:“幸忠簡《家傳》今行于世,而《新史》得以備著之。”肯定了《宋史·岳飛傳》取材得當。

      以上三則,均肯定了《宋史》的史料價值。但是,黃溍對《宋史》的批評也不少。

      《汪立信傳》史實錯誤

      《宋史》卷四一六《汪立信傳》云:

      初,立信之未仕也,家窶甚。會歲大侵,吳淵守鎮江,命為粥以食流民,使其客黃應炎主之。應炎一見立信,與語,心知其非常人,言于淵,淵大奇之,禮以上客,凡共張服御,視應炎為有加,應炎甚怏怏。淵解之曰:“此君,吾地位人也,但遭時不同耳。君之識度志業,皆非其倫也,盍少下之。”是年,試江東轉運司,明年登第,后其踐歷略如淵而卒死于難,人謂淵能知人云。

      此處的“黃應炎”,實為黃溍之曾祖父黃夢炎。《宋史》對黃夢炎的記述錯誤頗多,自然使黃溍不快,故在《日損齋筆記·辨史》之十五中,辯駁如下:“《新史》于《立信傳》雖備著其事,而不能詳先戶部之名,誤以夢炎為應炎,是猶可諉曰‘庶官名不登于史冊,無所于考’,乃以七年丁未取進士則題名有記,亦弗之考,而旁采傳聞之異辭,以七年為六年,則歲在丙午。又以為見吳公之次年則歲在壬寅,殊不思兩年皆非策士之歲。后之秉史筆者所宜考焉。”汪立信見鎮江守臣吳淵時,剛好遇到饑荒,吳淵“命為粥以食流民”,此事在淳祐元年(1241),《宋史》又說汪氏在見吳淵的次年登進士第,其實次年并未舉行科舉,汪立信是在淳祐七年登第的。為此,黃溍還專門撰寫了《讀〈宋史〉汪立信傳》一文。

      《朱貔孫傳》史實之誤

      開慶元年(1259)七月,朱貔孫由史館校勘授武學博士,但《宋史》卷四一一《朱貔孫傳》誤作“太學博士”。因黃溍曾祖黃夢炎由添差通判慶元軍府事授武學教諭,與朱貔孫的任命在同一告詞中,因此黃溍一眼就發現了這一差錯。至正九年,黃溍看到了朱貔孫子孫所藏家傳年譜,發現《宋史》錯誤的源頭在此,指出:“(朱氏子孫)乃以武學為太學,蓋不詳當時典故而疑武學為武官,故以意擅改之云耳,殊不知國子太學博士、正錄,武學博士、諭,皆師儒之清選也。間嘗錄家藏先世所被告命歸之,以補其闕而訂其訛。近閱《新宋史》貔孫本傳,乃止據其家傳作太學博士。”朱氏子孫對職官制度比較陌生,認為“武學博士”名稱不美,輕率地改為“太學博士”。

      《理宗本紀》記李璮歸地時間之誤

      《宋史》載景定三年(1262)二月庚戌(二十四日),李璮以漣水軍、海州三城“叛大元來歸”,黃溍看到的“《續通鑒長編》”一書記載,二月初一,宋廷已經得到李璮歸地的請求,十二日都省奏稱收復漣水軍、海州。他還見到一道理宗于二月初十日發給賈似道的御筆,內稱李璮歸地“來意真確”,囑賈似道“不可失信”。由于二十四日不是歸地的時間,而是李璮受封的時間:“而《新史》歸地在二十四日庚戌,乃因李璮建節封王之命,而連書之耳。”故《宋史》的時間是錯誤的。

      不為方逢辰立傳

      方逢辰(1221—1291),字君錫,號蛟峰先生,仕宋官至禮部尚書,入元隱居。黃溍查閱《宋史》,發現沒有為方逢辰立傳:“今天子稽古圖治,誕命儒臣刊定前史,以鑒觀其得失,而有司莫能奉公事狀以聞,竟不為立傳。書已上,而溍與公曾孫道壑適同在史館,因得公言行之詳,乃摭其大要而序次之,以授道壑,俾刻之石,庸備史之闕文。”“書已上”指《宋史》已經成書呈送皇帝,來不及修改,“有司”沒能將方逢辰的傳記資料送給《宋史》的修纂機構,造成了“史之闕文”。

      實際上,早在朝廷籌劃啟動至正《宋史》修纂時,黃溍就注意到了入元后去世的南宋大臣的立傳問題。他說:“宋制:文臣少卿監、武臣正刺史以上,在先朝薨卒者,《實錄》內例有附傳,《國史》列傳之所本也。”一般都是由家屬向國史實錄院呈交“家傳”,可是南宋滅亡后去世的原南宋大臣的家傳處于散亂狀態,元朝的修史機構并不注意搜集:“今言者方建白重修《宋史》,而丞相信國葉公之薨,在德祐失國后三年,無附傳之可據。”進而,他又想到:“竊意當時名卿大夫相繼淪沒于德祐以后者,宜不止公一人,未必皆如之有后,而能以儒世其家。”如果有關部門不主動向家屬索要的話,即將啟動的《宋史》修纂者又從哪里得到葉夢鼎這一類人的傳記資料呢?此時,黃溍正任江浙儒學提舉,無修史之責,便委婉表達了愛莫能助的心情:“若夫考其時事,而著論贊之辭,則有秉史筆者在,非吾徒所敢知。”《宋史》成書后,雖有葉夢鼎傳而無方逢辰傳,部分證實了黃溍的擔憂。

      崖山之役的歷史細節

      崖山之役是終結南宋抗元斗爭的最后一戰,黃溍對還原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細節十分關心。南宋遺民龔開曾撰《陸君實傳》(即陸秀夫傳),黃溍與其在杭州相識,武宗至大二年(1309)二月,黃溍在金陵碰到了從番禺來、自稱“頗能道崖山事”的人,口述了崖山之役的一些細節。黃溍對口述史料并不完全相信,他說:“仆為此《敘》時,固已不敢悉以客語為信,及來京師,將取正于太史氏,而《新史》所紀二王(按:指益王、衛王)事,乃與《皇朝經世大典》自有不盡合者。《史》既成,而鄧氏光薦家始以其《填海錄》等書上,進又不能無所見所聞之異辭。謹摭其一二,附注于舊文之下,以訂其訛舛,補其闕逸。”黃溍將番禺客人口述與《陸秀夫(君實)傳》、元朝官修的《經世大典》《宋史》、鄧剡(字光薦)《填海錄》四種文獻進行對比,對相互之間出入差異之處,一一作了詳細注釋。

      (1)丙子(1276,景炎元年)五月乙未朔,陳宜中在福州擁立益王,改元“景炎”,此事各書記載不同。黃溍云:“《新史》所書,無非其實,《大典》據傳聞之辭,誤以景炎為咸熙。”

      (2)景炎二年四月庚午,黃龍見海上。《宋史》亦作“有黃龍見海中”,《填海錄》記載則是:“是日午,(益王)登壇禮畢,御輦所向,有龍拏空而上……非見于海中也。”

      (3)關于景炎改元之初張世杰、蘇劉義、陸秀夫的官職變化,《陸君實傳》較為簡略,黃溍比較各方記載后指出:“《填海錄》所載,視《新史》為詳,而秀夫之官位與《新史》異。”

      (4)益王駕崩,《填海錄》載觀文殿學士曾淵予為山陵使,《陸君實傳》稱陳宜中為山陵使,《宋史》不書此事。

      (5)六月庚午,《填海錄》:升廣州為祥興府;《宋史》做“翔龍府”。

      (6)《陸君實傳》《宋史》皆載八月己巳“星墜海中”,前者描述極為詳細,《填海錄》則稱隕石墜落廣州以南地面,“非墜于海中也”。

      (7)陸秀夫就義前的官職,各種文獻記載互異。黃溍指出:“秀夫終于端明殿學士、同簽書樞密院事,見《填海錄》。《新史》書:‘秀夫景炎之初,為簽書樞密院事,祥興之初,為左丞相’;而《大典》于秀夫之死,第稱之曰‘端明殿學士’。蓋《丞相文天祥家傳》謂‘秀夫以樞密兼宰相者’,言其以簽書行相事耳。《恒廟碑》又誤以端明為資政云。”《恒廟碑》指當時進攻崖山宋軍的元江西行省參知政事李恒的廟碑。

      黃溍自成宗大德二年(1298)在杭州結識龔開,獲睹《陸君實傳》,武宗至大二年在金陵遇見番禺來客,此篇《陸君實傳后敘》的撰寫時間不早于至正六年(是年《宋史》付梓),其還原崖山之役歷史細節的工作,持續了將近半個世紀。從中可以看出,雖然發現《宋史》錯訛甚多,黃溍仍然將其列為獨立的史料來源,并在史學考證之中充分加以重視和運用。

      宋濂對《宋史》的利用和評價

      上文已經提到,宋濂曾師從黃溍,共讀《宋史》,他的文集中也保留了一些對《宋史》的批評,這些批評可能是受到了黃溍的影響。因宋濂由元入明,本文主要討論其完成于元代的作品中對《宋史》的評價。

      《浦陽人物記》是宋濂編著的浦江縣歷史人物傳記,完成于至正十年八月。他在《凡例》中稱,在編纂過程中充分利用了《宋史》列傳,其中,錢遹、梅執禮、鄭綺、王萬四人的傳記“照《宋史》修”,若《宋史》本傳與其他傳記資料的記載存在出入,則擇優而取:“本傳所載,有與墓銘不同者,而墓銘又有與行狀不同者,歷官次第行事后先,多紊亂難考,今擇其理優者載之。”上文已經指出,黃溍是在大都國史院任職時閱讀《宋史》的,而宋濂自至正五年《宋史》成書至至正十年間一直居住在婺州路范圍內,那么他看到的《宋史》從何而來?

      原來,《宋史》在大都成書后,中書省于至正六年咨文江浙行省,要求后者全力配合《宋史》刊刻工程,刊刻總數為一百部,裝潢完備,解送大都。遵照中書省咨文,江浙行省在杭州組織了龐大的宋史刊刻工作班子。關于這次刊刻,明人徐一夔有簡要記載,宋濂在至正十年前就已經利用《宋史》開展研究,證明杭州刻本《宋史》已經開始在兩浙地區流傳,使兩浙地區的知識分子有機會較早讀到這部《宋史》。

      與黃溍一樣,宋濂也認為《宋史》過于疏略,很多重要歷史人物未見立傳。如宋濂在《宋孝宗實錄》中發現了一條陳良翰拒赴張說宴請的紀事,認為非常寶貴,而朱熹所撰之《陳獻肅公良翰行狀》不記此事:“《狀》中既不收,修《宋史》者復失于采輯。”又如,宋濂曾為廖應淮(1229—1280,字學海)撰寫《溟涬生贊》,最后他批評《宋史·方技傳》:“以生之精藝如此,而修《宋史》者不列之《方技傳》中,殊可恨也。”

      宋濂還發現,《宋史》列傳錯誤很多。根據潘良貴(字默成)的年譜,他校對了存世的其他傳記資料,包括《宋史》本傳以及李燾、陳均、羅大經等人著作的記述,指出《宋史》本傳有三處明顯錯誤:“公初授辟雍博士,不赴,后以累遷為秘書郎,《列傳》則謂字辟雍擢居館職;公為主客員外郎,歷著庭方出使淮南,《列傳》則謂自員外郎即提舉常平;公自嚴州請祠,再入秘書,進左史,而后有西掖之命,《列傳》則謂自請祠之后起為中書舍人。”宋濂認為,潘良貴存世傳記資料豐富,且去世僅兩百多年,但關于他的生平記載已經出現如此之多的錯謬:“凡若此類,皆顯然謬戾,有不難辨者……而紀述之家乃復不同如此,況欲考乎夫千載之上者哉?”這說明當時保存、整理兩宋史料的工作極其緊迫。

      楊維禎等人對遼、金、宋三史正統觀的批評

      元代中前期雖多次倡議纂修遼、金、宋三史,但都因為正統問題無法解決而中輟。至正五年成書的《宋史》,折衷各方面的意見,采取了“三國各正其統,各系其年號”的體例。對這一體例,南人士大夫非常不滿。

      黃溍雖然不敢明言正統當歸于兩宋,但在《日損齋筆記》中稱贊朱熹《資治通鑒綱目》是“考亭朱子續經之筆”,而其中“推蜀繼漢”“絀周存唐”與前儒習鑿齒、沈既濟暗合,證明:“蓋天理之在人心,初無間于古今,先儒所見,適與前人暗合,而非有所祖述。”可見,他對蜀漢的正統地位十分重視。在正統之爭中,南宋相當于三國的蜀漢,因此主張正統應該歸于蜀漢就是曲折地表示了主張南宋正統論的立場。據楊維禎說,黃溍看到他的《正統辨》后說:“吾子《絕宋辨》已白于禁林,宋三百年綱目屬之子矣。”楊維禎感嘆:“嗚呼,今已矣,吾終不得為公史臣徒矣。”可見黃溍是支持楊維禎、不滿《宋史》體例的。

      楊維禎在正統問題上持論最嚴,專門撰寫了《正統辨》,對“三國各其正統,各系其年號”的體例進行反駁。關于《正統辨》的寫作時間,楊維禎自稱:“越明年,史有成書,而正統未有所歸。”此文應該是在至正三年五月下詔杜本等人纂修宋遼金三史后開始寫作的,完成后進呈的時間在至正四年。《正統論》的主要觀點是,兩宋應為正統,遼、金二史都應該用宋的年號正朔,仿《晉書》體例,宋史為正史,遼金兩個政權的歷史歸入載記:“挈大宋之編年,包遼金之紀載”。楊維禎的意見并未被當局接受:“仆所著三史統論,禁林已韙余言,而司選曹者,顧以流言棄余,謂‘楊公雖名進士,有史才,其人志過矯激,署之筦庫,以勞其身,忍其性,亦以大其器。’”楊維禎認為,翰林國史院各位文人已經接受自己的意見。至正十年,他被授予了杭州四務提舉這樣一個“筦庫”之職,此時遼、金、宋三史已經全部付刻,楊氏根據自己設計的“三史”體例編撰了《宋史綱目》:“瓊從鐵崖楊公在錢唐時,公讀遼金宋《三史》,慨然有志取朱子義例,作《宋史綱目》。”

      楊維禎《正統辨》最有力的支持者和傳播者是陶宗儀(1329—約1412)。他在《南村輟耕錄》中全文載錄了《正統辨》,還這樣評價道:“可謂一洗天下紛紜之論,公萬世而為心者也。惜《三史》已成,其言終不見用。”這也是對《宋史》正統問題的一種批評。陶氏還在同書卷一的《列圣授受正統》中實踐了楊維禎奉兩宋為正統、元朝正統自至元十三年算起的主張。所謂“列圣”,是指蒙元政權歷任大汗、皇帝。忽必烈于1260年即大汗位,定本年年號為中統元年(南宋理宗景定元年),此為元政權的第一個年號,至1264年改元至元,1276年(至元十三年)滅南宋。而在《列圣授受正統》中,陶宗儀列舉了始祖孛端叉兒、烈祖、太祖、太宗、睿宗、定宗、憲宗七個大汗的名諱、謚號、廟號、生卒在位時間,除了始祖、烈祖準確時間無可考外,以下五個大汗的生卒年和在位時間全部使用了南宋年號,如太祖成吉思汗:“宋開禧二年丙寅十二月,即位于斡難河,自號可汗。至宋寶慶三年丁亥七月己丑,崩于薩里川。”太宗、睿宗、定宗、憲宗也是如此。其對世祖忽必烈的記載則是:“宋景定元年庚申四月一日戊辰即位于開平,建元中統。至元三十一年甲午正月十九日庚午,崩于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壽八十。中統四,至元三十一。”世祖于該年三月二十四日即位,五月十日頒布《即位詔》宣布建元“中統”,陶宗儀卻不書“中統元年”,仍書“宋景定元年”,其于南宋正統年號之維護,可謂一絲不茍。

      元人《宋史》研究的學術史價值

      綜上所述,元人對《宋史》的批評集中在三個方面:第一,史料采擇、史實考證不能精審,考訂粗疏、搜羅蕪雜;第二,失收甚多;第三,史法體例不正(主要指遼金宋三朝的各正其統)。毋庸諱言,至正五年本《宋史》的誕生絕不是宋史研究的起點。早在兩宋存續期間,宋人的本朝史研究已極繁榮活躍,元人也能閱讀到大量第一手宋史史料和史學著述,而《宋史》遲至順帝至正五年方才成書,顯然元人的《宋史》研究僅僅是整個元代宋史研究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時間匆促,元人在《宋史》面世后至元亡的短短23年間,并未能像明代宋史研究那樣誕生大部頭的專著,現存的元人對《宋史》研究仍然是零散、片段的。那么,元人對《宋史》的這些認識又有哪些學術史價值?

      第一,元人將《宋史》視為獨立的史料來源,并未輕率地加以否定。

      至正五年版《宋史》是首部在時間跨度上貫穿兩宋的紀傳體正史,它的資料來源既有官府秘藏可為依據,又廣泛征集了私家記述,它采取規整的紀傳表志體形式對此前所有關于兩宋歷史的史料和史學著作作了匯集、篩選和編纂,即便是它所保留的那些相互矛盾的記述,也在客觀上起到了保存史料的作用,為后世史家留下了探索真相的空間。因此,《宋史》的成書立刻引起了知識界的高度重視,上文討論的黃溍、宋濂等人自覺運用《宋史》糾正以往歷史記載的錯誤,就說明《宋史》確實在整體上提升了宋史研究的水準,并且孕育,乃至設置了一批對后世宋史研究影響至巨的核心議題。相比之下,在掌握史料遠遜于元人的情況下,明代學者對《宋史》的貶抑略顯輕率和片面。

      第二,元人對《宋史》的批評給明代《宋史》研究指明了方向。

      元末士大夫既是《宋史》最早的受益者,也是最早的批判者,他們的工作指明了明代乃至此后宋史研究突破的某些方向。特別是在正統論問題上,盡管黃溍、楊維禎、陶宗儀等堅持南宋正統,明初纂修《元史》時卻并未采納他們的立場。明修《元史》啟動于洪武二年(1369)二月,于洪武三年七月成書進獻,《元史》的總裁官宋濂、王祎都是浙東婺州人,參與纂修的史官中共32人中籍貫可考者26人,兩浙人士達到20人,浙東就有9人。總裁官宋濂在《龍門子凝道記》一文中認為:“三國之后言推蜀繼漢者,習鑿齒一人耳;唐之后,言黜周存唐者,沈既濟一人耳。有識之士不世出也如是夫!”此文撰于至正十七年,由此可推斷宋濂當時是支持南宋正統論的。總之,這個《元史》編纂班子不可能過分貶損南宋的歷史地位。可是,定稿的《元史》本紀部分并不采用南宋年號記述至元十三年以前之史事,而中統元年(1260)以前無年號的各大汗時期,采用干支紀年,中統元年后全部用元朝年號。這種體例的來由,應該與《元史》另一總裁官王袆的《正統論》有關。像楊維禎一樣,王祎也主張至元十三年為元得正統之始年,但在元統一前,所謂的“統”已經在北宋滅亡后中斷:王袆認為北宋和元都是混南北為一,是為正統,金和宋都是偏安格局,故二者都與正統無緣,故至元十三年以前天下無“統”(或者絕“統”),不必使用宋、金任何一方的年號了,而以干支紀年。《元史》僅以干支紀年,而不采納元代已得到充分討論的南宋正統說,實與元修《三史》的“各正其統”一樣,是一種妥協折衷的態度。由于遼、金、宋三個政權的正統之爭經歷了元修《三史》、明修《元史》兩次官方修史仍是一個懸案,構成了明代史學界繼續以明確正統為問題導向而不斷嘗試重修《宋史》的背景。

      第三,元人研究《宋史》的成果本身已經構成了史料文獻。

      《宋史》成書時,南宋遺民已去世殆盡,但在《宋史》成書前黃溍已經向南宋遺民及其子孫搜集過口述史料和原始文獻(如《填海錄》),并能利用大量宋代官修史籍文獻,其中尤以兩宋歷朝《實錄》《國史》最為重要,但在元明易代之際《實錄》曾蒙受重大損失,宋濂說:“《實錄》,舊藏元之內府,革命后竟不知所在。”相比之下,明代學者是在無法利用宋代《實錄》《國史》等第一手宋史史料的客觀前提下進行宋史研究的。因此,元人批評《宋史》時所能參考的第一手宋代史料大大超過明代學者,故他們對《宋史》進行糾謬批評的成果本身也可以被視為史料文獻。

      總之,元人對《宋史》的研究,肯定了其史料價值,初步揭示了此書存在的種種弊端,并進行了糾謬、補正乃至重編的嘗試,其學術價值不容忽視。但最重要的是,元人對《宋史》的研究(利用和批評)證明,《宋史》誕生后至今,無論是肯定它還是貶低它,宋史研究仍然必須以其為基礎,明代的宋史學研究盡管以重編、新編宋史為旗幟,但其問題意識都源于至正五年(1346)版《宋史》,即便是新史料的發掘和考證,也是為了糾正《宋史》之繆,甚至可以說“《宋史》研究”幾乎等同于“宋史研究”。換言之,恰恰是《宋史》在相當長時間內為整個宋史研究設置了明晰的中心和邊界。因此,對這一時期的《宋史》研究進行梳理,不僅彌補了《宋史》從成書到明代這一小段宋史研究的空白,對豐富當代宋史研究的思路、拓展史學史研究的視野,也具有一定借鑒意義和啟示價值。

    作者簡介

    姓名:王宇 工作單位:浙江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郭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58福彩 www.wc915.com:广南县| www.gutbrodpackaging.com:盐亭县| www.mixbrand.net:海南省| www.kagithanecicekci.com:会同县| www.7654666.com:临朐县| www.nbajerseysaustralia.com:伊吾县| www.mannequin-enfant.com:娄底市| www.jd-lx.com:垦利县| www.seatbunol.com:陵川县| www.stonedz.com:乌鲁木齐县| www.lunarpaegs.com:嘉峪关市| www.giggiblu.com:芷江| www.shoottheliving.com:长沙市| www.evbpower.com:乌审旗| www.fcgoo.com:霍邱县| www.ahlikartu.com:宁南县| www.frmep.com:元阳县|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巩义市| www.moutevenceras.com:郁南县| www.dropscience.net:清水县| www.cachuongcollagen.com:藁城市| www.ylsqsly.com:河西区| www.buchuebersetzungen.com:义马市| www.zb677.com:页游|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达日县| www.genericdrugonline.net:共和县| www.hg41678.com:瑞昌市| www.idcmk.com:乌拉特后旗| www.thejoyryders.com:高尔夫| www.thebookswisschocolate.com:浪卡子县| www.qylvod.com:资阳市| www.asiannet21.org:沛县| www.vuaxedien.com:泌阳县| www.piranhacrunch.com:墨竹工卡县| www.kmtfw.cn:乌拉特中旗| www.bcsvolleyball.com:仪陇县| www.carakesehatan.com:正宁县| www.gmhm2012.com:兴海县| www.djosephoto.com:青浦区| www.diaoseng.com:扎赉特旗| www.yifanhaigou.com:安乡县| www.maskanshomal.com:丹巴县| www.51tianxiu.com:丹棱县| www.radiolauniversal.com:平利县| www.zezenetwork.com:灌阳县| www.bulgariatourguide.com:公安县| www.killdevilhillbrooklyn.com:神农架林区| www.crimson-room.net:昌宁县| www.latribune221.com:古田县| www.treasuredspotbookreviews.com:商城县| www.fomrf.org:榆林市| www.cillianmurphy.net:长沙县| www.beamourhair.com:阿尔山市| www.catherinebroad.com:博白县| www.bionicandbiomech.com:尼勒克县| www.usfluence.com:镇江市| www.xinsss777.com:乐业县| www.nnljhp.com:蓬安县| www.monkeyresorts.com:广河县| www.www8711msc.com:高碑店市| www.seahog004.com:明溪县| www.xinya-painting.com:新建县| www.ltswordpress.com:栾川县| www.wynnwords.com:宁化县| www.airuite0553.com:连云港市| www.6819666.com:曲沃县| www.slrhfoundation.org:武乡县| www.genoad.com:巴塘县| www.jvbkv.cn:沁源县| www.sylongview.com:吐鲁番市| www.beautyonstage.com:田林县| www.itsagreed.com:正镶白旗| www.pj88837.com:鲜城| www.iptb.org:塔河县| www.earmaps.com:兴宁市| www.1000bugu.com:萝北县| www.buycartierwatches.com:荔浦县| www.mfgjn.com:阳山县| www.matthiasgille.com:牡丹江市| www.shopzall.com:沭阳县| www.trade-address.com:邛崃市| www.cafe-hofmann.com:芮城县| www.betatooling.com:杭州市| www.yxjmei.com:清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