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iiuop"><menuitem id="iiuop"></menuitem></source>

    <cite id="iiuop"></cite>
  1. <tt id="iiuop"><span id="iiuop"></span></tt>

  2. <cite id="iiuop"><noscript id="iiuop"></noscript></cite>
    <tt id="iiuop"></tt>

     首頁 >> 語言學
    將來時不同語義層次的互動研究 ——以《左傳》中的“將”為例
    2020年12月25日 10:10 來源:《語文研究》 作者:張希 陳前瑞 字號
    2020年12月25日 10:10
    來源:《語文研究》 作者:張希 陳前瑞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將來時語義范疇由表層情態層次和底層時間參照層次復合而成。情態層次包括意向義和預測義,時間參照層次具體指將來時間參照義,將來時焦點語義是具體語境中不同語義層次互動的結果。以《左傳》中副詞“將”的將來時用法為例,“將”在對話語篇中可分解為“意向義突顯用法”“預測義突顯用法”和“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在敘述語篇中則未見“預測義突顯用法”。《左傳》中“將”的情態層次義的使用頻率遠高于時間參照層次義,說明把情態層次作為“將”的焦點語義更為合理。

      關 鍵 詞:“將”;副詞;將來時;將來時間參照;意向義;預測義;《左傳》

      作者簡介:張希,陳前瑞,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北京 100872)。 

      基金項目:本研究得到了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資助)項目(項目編號:15XNL028)的支持。

      1 引言

      上古漢語的“將”通常被看作典型的將來時標記,如楊伯峻、徐提(1988),王力(2000),陳克炯(2004)等。[14]603,[11]230,[1]416但也有研究者認為上古漢語的“將”既有將來時用法,又有表達情態意義的用法,如楊樹達(1954)、韓崢嶸(2005)、何樂士(2006)等。[16]295-296,[3]177-178、[4]230如何處置“將”的將來時用法和情態義用法的關系一直是研究的焦點問題。目前學界對此的主要觀點如下:

      巫雪如(2015)認為,“將”的基本功能是表示“未來時間”,即表示“將動詞所示之動作或事態定位于參照點之后”的未來義,如例(1)。“將”的其他語義,如意圖義、預期義等都是由未來義在其他語境中引申而來的。持同樣觀點的還有魏培泉(1982)以及Meisterernst(2004)等。[13]261-263

      (1)成季之生也,桓公使卜楚秋之父卜之。(《左傳·閔公二年》)

      胡敕瑞(2016)認為,將來時本身就含有情態意義:“如果說將來有某某事發生,這只是說話人的一種意愿和推測,帶有較強的主觀色彩。”[5]17胡文指出,例(2)中“將”和“欲”的連文并用以及文獻中的異文現象,能夠證實二者的語義有密切關聯。[5]20持同樣觀點的還有何樂士(2006)、盧烈紅(2018)等。[4]230,[8]103

      (2)毀之,必重累之。(《呂氏春秋·行論》)

      上述觀點實際上反映了類型學對于“將來時”語義范疇看法的變化與分歧:早期觀點認為將來時的主要功能是表示純粹的將來時間定位,如Comrie(1985)認為將來時是指將情狀定位于現在時刻之后的某一時間,并稱之為future time reference(將來時間參照)。[21]43隨著類型學研究的深入,近年來學界的觀點則更傾向于認為“將來時的核心功能是意向和預測,時間參照義是將來時的隱含意義,將來時更多地屬于施事指向和認識情態范疇的意義”。[19]280

      以巫文、胡文為代表的兩種觀點在漢語實際研究中都存在可進一步探討的空間。如巫文認為“將”的情態功能是由“未來時間”義引申而來,但本文在對語料進行考察后發現,上古漢語中“將”的“未來時間”義用法在使用頻率上就已不占主流,何以認定它就是“將”的主要功能?又如胡文雖然認為將來時涵蓋了情態義和時間參照義,但并未對二者的關系作出進一步解釋。

      本文認為“將來時”語義范疇是情態義和時間參照義的復合體,并將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討論和驗證將來時內部不同語義層次的互動,以加深對將來時語義范疇的認識。下面將首先梳理類型學研究中對將來時語義的論述,提出“將來時語義層次互動”的假設;然后以《左傳》中的副詞“將”為例對上述假設進行初步驗證,在語料分析的基礎上總結“將”的將來時焦點語義。

      2 將來時的語義層次互動、語義焦點及其驗證方法

      2.1 將來時的語義層次互動及語義焦點

      類型學的研究成果表明,“將來時”這一語義范疇包括情態義和將來時間參照義,而情態義具體表現為意向義①和預測義:Lyons(1977)指出對將來事件的斷言實際上是一種“預測(prediction)”;[25]815Bybee et al.(1994)在跨語言的考察中進一步發現“意向義(intention)”在預測義形成過程中有著重要作用,即來源不同的詞匯在通往將來時的過程中在意向義階段發生了匯聚,意向義產生之后經過由第一人稱主語到第三人稱主語的推理發展為預測義,因此意向義和預測義是將來時的主要功能;[19]254,280Dahl(1985)的跨語言考察結果同樣顯示,將來時語義除了有將來時間參照義外還包括意向義和預測義。[22]106同時,上述研究還反映出將來時語義內部具有層次性的特點:Bybee et al.(1994)認為將來時語法語素的主要功能是表示意向義和預測義,而時間意義是“重要的隱含義”;[19]280Dahl(2000)提出了“基于意向的將來時間參照(intention-based future time reference)”和“基于預測的將來時間參照(prediction-based future time reference)”兩種表述,[23]310從表述上看,作者也認為意向義和預測義都隱含著將來時間參照義。也就是說,將來時語義范疇由情態層次和時間參照層次復合而成,情態層次處于表層,時間參照層次處于底層。

      至此,將來時語義范疇的內部結構已較為清晰,但將來時語法語素如何在具體語境中表現特定語義仍不清楚。本文進一步假設:將來時的情態層次和時間參照層次在具體語境中會產生互動。一般情況下表層的情態層次突顯,時間參照層次被情態層次覆蓋;而在特定條件下情態層次被抑制,時間參照層次就會突顯出來。將來時的不同語義層次在具體語境中互動的結果即表現為其語義焦點,語義層次互動結果的整體傾向性則形成了將來時焦點語義。

      2.2 將來時語義層次互動及語義焦點的驗證

      為驗證上述假設,本文將對《左傳》中副詞“將”的將來時用法進行進一步分解,考察“將”的具體語義及語義間的互動關系,并根據不同語義的出現頻率歸納其將來時語義焦點。

      《左傳》中副詞“將”共898例,對話語篇中518例,其中317例為將來時用法;敘述語篇中380例,其中362例為將來時用法。②對于這些將來時用法的“將”,本文將根據以下標準進一步歸納其語義類型:當小句主語或說話人對動作可控時,即當句法表現為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時,“將”突出表現為意向義,其中,第一人稱的意向比其他人稱的意向更為突出,在語篇中突顯小句主語對將來事件的主觀意向;當小句主語或說話人對動詞不可控時,“將”突出表現為預測義,在語篇中突顯說話人對將來事件的主觀推斷;將來時間參照義既包括事件發生在說話時間之后,也包括事件發生在某一參照時間之后,且在句法和語篇上都體現出將來事件具有客觀確定性。在歸納語義類型的過程中,本文將進一步觀察“將”的意向義、預測義及將來時間參照義之間的互動關系和條件,最后對三種語義類型進行量化分析,歸納出“將”的將來時焦點語義。

      此外,本文還結合語義分析情況,對《左傳譯文》《左傳全譯》《左傳譯注》中“將”的翻譯情況進行了統計,并大致歸納為“意向義表達”“預測義表達”和“將來時間參照義表達”,③作為語義分析結果的佐證。

      3 《左傳》對話語篇中副詞“將”將來時語義層次的互動

      《左傳》對話語篇中副詞“將”的將來時用法可進一步分解為“意向義突顯用法”“預測義突顯用法”和“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三種類型。

      3.1 意向義突顯用法

      《左傳》中“將”的這類用法共92例,占對話語篇將來時用法的29%。在具體語境中,這類“將”的意向義突顯,將來時間參照義被意向義覆蓋。其中,有58例句法層面表現為第一人稱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如例(3),主語指向說話人本身,即說話人表達一個以自己為施事的可控事件將要發生,也就是在表達說話人的主觀意向。這樣在句法層面就突顯了“將”的意向義,上下文語境則進一步加強了意向義。另有34例句法層面表現為第二人稱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如例(4)(5),主語與說話人分離,因此表達主語意向的強度有所下降,但在語篇層面體現出說話人與聽話人之間的互動,或是說話人對第二人稱主語意向的復述,如例();或是說話人對第二人稱主語意向的詢問,如例(5)。因此在語篇因素與句法因素共同作用下突顯了“將”的意向義。

      (3)五年春,公將如棠觀魚者,臧僖伯諫曰:“……若夫山林、川澤之實,器用之資,皂隸之事,官司之守,非君所及也。”公曰:“吾略地焉。”(《左傳·隱公五年》)

      (4)冬,楚子囊伐鄭,討其侵蔡也。子駟、子國、子耳欲從楚,子孔、子蟜、子展欲待晉。……子展曰:“小所以事大,信也。小國無信,兵亂日至,亡無日矣。五會之信,今背之,雖楚救我,將安用之?……”(《左傳·襄公八年》)

      (5)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左傳·隱公元年》)

      由于在對話語篇中說話時間就是參照時間,因此第一人稱主語的意向或第二人稱主語的意向都隱含著意向事件發生在說話時間之后,也就是說“將”的意向義中隱含了將來時間參照義,因此將來時間參照義并不突顯。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傾向于把這類用法的“將”譯為“意向義表達”,如《左傳譯文》中60例(65%),④《左傳全譯》中57例(61),《左傳譯注》中54例(59%)。

      3.2 預測義突顯用法

      《左傳》中“將”的這類用法共208例,占對話語篇將來時用法的65.6%。在具體語境中,這類“將”的預測義突顯,將來時間參照義被預測義覆蓋。這類用法還可細分為以下兩種情況:

      3.2.1 意向義和預測義相對均衡,預測義較意向義略顯突出

      這種情況的“將”有64例,占對話語篇將來時用法的20%。這種情況的“將”在句法層面都表現為第三人稱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具備表達主語意向的條件;同時第三人稱主語既不指向說話人也不指向聽話人,因此說話人對說話時間之后以主語為主體的將來事件的發生只能通過推理來預測,小句也就具備了表達預測義的條件。在語篇層面,上下文語境中往往提供了現實條件,使得說話人對第三人稱主語的意向產生了推理,如例(6)中通過“閉門而索客”推出“高、鮑將不納君”。這些推理不僅可以看作是說話人在陳述主語的意向,也可以看作是說話人對將來事件的預測。這種情況的“將”雖然在句法層面上意向義和預測義相對均衡,但一方面第三人稱施事主語所表達的意向強度較弱,另一方面語篇層面提供的推理信息進一步突顯了說話人對將來事件的預測,因此在語境中“將”更多表現為預測義。

      (6)國子相靈公以會,高、鮑處守。及還,將至,閉門而索客。孟子訴之曰:“高、鮑不納君,而立公子角,國子知之。”(《左傳·成公十七年》)

      這種情況的“將”也以說話時間為參照時間,所推理的事件都是發生在說話時間之后,也就是說“將”的預測義中也隱含了將來時間參照義,因此將來時間參照義并不突顯。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傾向于把這種情況的“將”譯為“意向義表達”,如《左傳譯文》中48例(78%),《左傳全譯》中48例(75%),《左傳譯注》中37例(58%),這正反映出意向義與預測義有一定程度的重疊。

      3.2.2 意向義被抑制,預測義非常突出

      這種情況的“將”有144例,占對話語篇將來時用法的45%。這類用法的“將”在句法語義層面表現為主語對事件無法掌控的語義關系,如例(7)由第三人稱施事主語搭配非自主動詞,例(8)由第三人稱非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例(9)由第三人稱非施事主語搭配非自主動詞,因此在句法層面“將”的意向義完全被抑制而突顯出了預測義。同時,在語篇層面,上下文語境中補充的現實條件信息使得說話人對將來事件形成了非常確定的預測,如例(7)中說話人司馬侯(即女齊)參與了二子見知伯的整個過程,因此他以他們的表現為依據做出了“二子皆將不免”的預測;例(8)中說話人舟之僑是依據虢公在渭水彎打了勝仗和其平日的作風而做出了“殃將至矣”的預測;例(9)中說話人卜偃是占卜師,對于古人來說,占卜的結果是天命所定,因而占卜師的預言是相當確定的預測。因此,語篇因素進一步突顯了“將”的預測義。

      (7)齊高子容與宋司徒見知伯,女齊相禮。賓出,司馬侯言於知伯曰:“二子皆不免。子容專,司徒侈,皆亡家之主也。”(《左傳·襄公二十九年》)

      (8)二年春,虢公敗犬戎于渭汭。舟之僑曰:“無德而祿,殃也。殃至矣。”遂奔晉。(《左傳·閔公二年》)

      (9)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晉卜偃曰:“期年有大咎,幾亡國。”(《左傳·僖公十四年》)

      同樣,這種情況的“將”預測義中也隱含了將來時間參照義,因此將來時間參照義并不突顯。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傾向于把這種情況的“將”譯為“預測義表達”,如《左傳譯文》中138例(96%),《左傳全譯》中143例(99%),《左傳譯注》中127例(88%)。

      3.3 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

      《左傳》中“將”的這類用法共17例,占對話語篇將來時用法的5.4%。在具體語境中,這類“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意向義和預測義被將來時間參照義抑制。這類用法在句法層面的要求并不嚴格,既有小句主語對動作可控的情況,如例(10):也有小句主語對動作不可控的情況,如例(11)。但語篇層面所提供的信息可以抑制句法搭配產生的意向義和預測義,從而突顯將來時間參照義。如例(10)是伯有闡述他將殺死帶的計劃,且將殺人時間具體到某日,可見有關這一將來事件的計劃是具體而確定的;例(11)是晉國士伯在軟禁叔孫之前給出的借口,從上下文可以看出,羞辱和軟禁叔孫的一系列行為都是計劃好的,士伯只是在陳述一個確定計劃中將要發生的后續事件。所述之事某種意義上是已經確定或者是計劃之中的事,因此對說話人來說,這一事件將要發生并不取決于主語的意向或說話人的預測,而是出于將來事件在計劃中的客觀確定性。“將”的意向義和預測義因此都被抑制,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出來。

      (10)鑄刑書之歲二月,或夢伯有介而行,曰:“壬子,余殺帶也。明年壬寅,余又將殺段也。”(《左傳·昭公七年》)

      (11)士伯曰:“以芻蕘之難,從者之病,館子於都。”(《左傳·昭公二十三年》)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傾向于把這類用法的“將”譯為“將來時間參照表達”,如《左傳譯文》中14例(82%),《左傳全譯》中14例(82%),《左傳譯注》中13例(76%)。

      4 《左傳》敘述語篇中副詞“將”將來時語義層次的互動

      《左傳》敘述語篇中副詞“將”的將來時用法可進一步分解為“意向義突顯用法”和“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兩種類型。

      4.1 意向義突顯用法

      《左傳》中“將”的這類用法共310例,占敘述語篇將來時用法的85.6%。在具體語境中,這類“將”的意向義突顯,將來時間參照義被意向義覆蓋。這類用法還可細分為以下兩種情況:

      4.1.1 意向義非常突出,將來時間參照義被覆蓋

      這種情況的“將”有239例,占敘述語篇將來時用法的66%。這種情況的“將”在句法層面都表現為第三人稱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將”既具備表達主語的意向的條件,也具備表達說話人的預測的條件,但在語篇層面,上下文語境所提供的信息卻突顯了意向義而抑制了預測義。一方面,敘述語篇中的敘述結構及上下文語義關聯進一步突顯了小句主語的意向,如例(12)中“將”所在的小句與“富辰諫曰”和“王弗聽,使頹叔、桃子出狄師”構成了一個較為緊湊的敘述結構,體現出“表達意向,討論意向,實現意向”的語義關聯。敘述者并非以“(王)將以狄伐鄭”作為一個單純的時間參照,而是通過敘述王的意向引出后面敘述的焦點內容。又如例(13)中“(魯桓公)將納厲公”與“弗克而還”也構成了一個較為緊湊的敘述結構,體現出“表達意向,意向未實現”的語義關聯。敘述者并不強調“將”所在小句的時間參照義,而是通過敘述動作主體的意向來引出對完整事件的敘述,凸顯意向與結果的落差。另一方面,敘述語篇中的敘述者即說話人對所述歷史事件的結果是已知的,因此在語境中就不存在說話人對事件的推理或預測。

      (12)王怒,以狄伐鄭。富辰諫曰:“不可。臣聞之:大上以德撫民,其次親親,以相及也。……民未忘禍,王又興之,其若文、武何?”王弗聽,使頹叔、桃子出狄師。(《左傳·僖公二十四年》)

      (13)冬,會于袲,謀伐鄭,納厲公也。弗克而還。(《左傳·桓公十五年》)

      語篇中由“將”所在小句與后續小句構成的敘述結構本身就體現了事件的先后順序,因此“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義(此處的時間參照義是指參照時間之后的將來時間參照)隱含在意向義之中,并不突顯。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傾向于把這種情況的“將”譯為“意向義表達”,如《左傳譯文》中211例(88%),《左傳全譯》中194例(81%),《左傳譯注》中202例(84%)。

      4.1.2 意向義和將來時間參照義相對均衡,意向義較將來時間參照義略顯突出

      這種情況的“將”有71例,占敘述語篇將來時用法的20%。這種情況的“將”在句法層面也表現為第三人稱施事主語搭配自主動詞。在語篇層面這種“將”所在的小句與后句之間的語義關聯仍然突顯出“將”的意向義,敘述者通過敘述主語的意向引出后續事件。但這類小句與后句在敘述結構及語義上的關聯稍顯松散,如例(14)中敘述的焦點是“授兵”和“爭車”,并不是對“鄭伯將伐許”這一意向的直接呼應和反饋,而是在默認了該事件將發生的基礎上,按照時間順序對接下來的一系列事件的敘述。因此這種情況下“將”所在小句也可以理解為后續事件的時間背景,“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義有所顯現。但總體來說,這類用法中敘述者并不強調“將”在小句作為時間參照的功能,因此“將”的意向義略顯突出。

      (14)鄭伯伐許。五月甲辰,授兵於大宮。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辀以走,子都拔棘以逐之。及大逵,弗及,子都怒。秋七月,公會齊侯、鄭伯伐許。(《左傳·隱公十一年》)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略微傾向于把這種情況的“將”譯為“意向義表達”,如《左傳譯文》中49例(69%),《左傳全譯》中42例(59%),《左傳譯注》中42例(59%)。

      4.2 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

      《左傳》中“將”的這類用法共52例,占敘述語篇將來時用法的14.4%。在具體語境中,這類“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意向義和預測義被將來時間參照義抑制。這類用法的“將”一般處于時間小句中,具體表現為以下幾種情況:1)常出現于句首的“將V(O)”結構,有41例,如例(15)(16);2)“及(S)將V(O)”結構,有7例,如例(17);3)“S之V(也)”結構,有4例,如例(18)。這些結構相當于一個時間狀語小句,該小句與后句的關系只能是為后句標定參照時間。因此即使存在“將”表達意向義或預測義的句法條件也都會受到時間從句語義的抑制,只能顯現出將來時間參照義。

      (15)宣伯通於穆姜,欲去季、孟而取其室。將行,穆姜送公,而使逐二子。公以晉難告,曰:“請反而聽命。”(《左傳·成公十六年》)

      (16)將,曰:“樹吾墓槚,槚可材也。吳其亡乎!三年,其始弱矣。盈必毀,天之道也。”(《左傳·哀公十一年》)

      (17)及里克殺奚齊,先告荀息曰:“三怨將作,秦、晉輔之,子將何如?”(《左傳·僖公九年》)

      (18)南蒯之叛也,其鄉人或知之,過之而嘆,且言曰:“恤恤乎,湫乎攸乎!深思而淺謀,邇身而遠志,家臣而君圖,有人矣哉!”(《左傳·昭公十二年》)

      在本文考察的譯著中,傾向于把這類用法的“將”譯為“將來時間參照義表達”,如《左傳譯文》中38例(73%),《左傳全譯》中49例(94%),《左傳譯注》中42例(81%)。

      5 兩類語篇中副詞“將”將來時用法的比較

      《左傳》中“將”的將來時用法及其使用頻率情況如下:

      

      表1反映出“將”的將來時用法在對話語篇和敘述語篇中的不同分布:1)與對話語篇相比,敘述語篇中的“將”表現出意向義的高頻突顯和預測義的缺位;2)敘述語篇中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的使用頻率高于對話語篇。

      以上差異的產生,與《左傳》的史傳類體裁、敘述語篇和對話語篇中不同的敘述視角以及敘述視角引發的不同時間參照語境有關。《左傳》是編年體史書,敘述語篇中“將”所在小句的說話人就是歷史的敘述者,敘述時往往處于“全知視角”。在這種視角下,敘述者“不僅能明了所有事件的發生發展過程,而且能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事件與事件之間的因果關系,甚至能知道將來發生的事件,不僅能看到人物的言行舉止,還能看到人物的內心”。[17]156這說明,全知視角下的敘述者所敘述的“將來事件”,其實是“過去某一時間后的將來事件”,即“相對的將來時間參照”,因此敘述語篇中不存在敘述者對“將來事件”的推理或預測。在句法層面,《左傳》敘述語篇中的“將”都處于第三人稱主語搭配自主動詞的句法結構中,同時具備表達主語意向和說話人預測的條件,在語篇層面,當語境抑制了其預測義時,意向義就突顯了出來。換句話說,在敘述語篇中,敘述者在全知視角下把對“將來事件”的預測轉化為了對主語意向的陳述。同時,在敘述語篇中,“將”意向義的大量突顯也是敘述的需要。“將”的意向義突顯用法體現了敘述者在全知視角下對人物心理的透視,這種心理分析具有為情節和人物行為提供解釋說明、推進情節發展的重要作用。[17]161如上文中的例(12),語篇整體敘述的焦點是富辰勸諫周天子不要以狄伐鄭。“(王)將以狄伐鄭”雖然是“將來事件”,但敘述者已經了解事件結局,因此“將”不是表達說話人對未來事件的預測,而是表達小句主語即周王的意向,是對周王所思所想的心理描述,并以此引出下文的敘述焦點“富辰諫曰”以及事件結果“王弗聽”,使得諫言的前因后果通順完整。

      對話語篇中,“將”所在小句的說話人都是歷史事件中的某一人物,處于“限知視角”。在這個視角下,說話人“由于自身的偏見與限制,所看所感既是有限的,又是有獨特個人色彩的”。[17]156這說明,限知視角下的“將來事件”對說話人是未知的,是真正的“說話時間之后的將來事件”,即“絕對的將來時間參照”。而且,說話人對事件的看法也被限制在其人物角色之內,因此當對話語篇中的“將”處于主語為第三人稱的小句中時,一般都突顯說話人對事件的主觀預測。如上文中的例(7),“將”所在小句的說話人是司馬侯(即女齊),在語境中司馬侯剛剛為高子容和司徒見知伯做了相禮,但在說話那一刻司馬侯受到人物角色的限制,并不能真正知曉二子將來的命運,只能以既有見聞為依據做出較為肯定的預測。

      “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突顯用法表達“事件將要發生”,該斷言不取決于主語的意向或說話人的預測,而是基于該將來事件本身具有的客觀確定性。在敘述語篇中,持有全知視角的敘述者對“將來事件”的發生了然于胸,并且常常在敘述復雜的歷史事件時,利用“將要發生的事件”對焦點事件進行精確定位,如例(18);在對話語篇中,“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義主要通過語篇中透露的計劃或其他確定信息來突顯,如例(10)。因此在敘述語篇中,“將”的將來時間參照義主要由時間小句突顯,其使用頻率也更高。

      6 結語

      以往的研究并不區分絕對的將來時間參照和相對的將來時間參照,往往將敘述語篇中的將來時間參照突顯用法作為“將”的將來時主要用法,如李明(2002)和巫雪如(2015)對將來時的認定;[7]262,[13]261或將對話語篇與敘述語篇中的將來時看作一個連續統的兩極,如王繼紅、陳前瑞(2015)。[10]224但本文的研究初步證實,《左傳》中副詞“將”通過不同語義層次的互動,在具體語境中表現出了意向義突顯用法、預測義突顯用法和將來時間參照義突顯用法。總體來看,《左傳》中副詞“將”的情態層次義的使用頻率要遠高于時間參照層次義,對三種譯著的統計也與語料分析結果表現出一致的傾向。⑤這說明,以情態層次作為“將”的將來時焦點語義更加符合古代漢語的實際使用情況,也更加符合古今讀者的語感。我們還將進一步驗證不同時期副詞“將”的將來時語義層次及其將來時焦點語義的穩定性。本文的將來時語義層次及其焦點語義適用于作為描述范疇⑥的漢語將來時的典型標記“將”,能否適用于漢語其他將來時標記,以及能否適用于類型學研究中作為比較概念的將來時,還有待進一步的研究。

      ①匿名審稿專家指出,一般認為“意向義(intention)”應該屬于情態語義范疇。但本文認為將“意向義”作為“將來時”范疇的一個語義層次是合理的:Coates(1983)、郭昭軍(2005)、張萬禾(2007)指出,意向義不同于意愿義,是更為抽象的情態意義;Bybee et al.(1994)在對將來時演變路徑的構擬中認為,意向義與意愿義甚至其他意愿類的情態意義相比是一個語義更為泛化、語法化程度更高的情態范疇,且Bybee明確將意向義視作一個從意愿類情態向將來時過渡的中間階段。這說明意向義處于情態和將來時之間,將其歸入將來時語義范疇也是本文試圖處理情態與將來時語義關系的需要。審稿專家還指出,本文的“副詞‘將’”既包括了傳統語法中的時間副詞“將”,也包括了傳統語法中的情態動詞“將”,對“將”的詞性和功能的處理比較模糊。本文把“將”放入一個較為寬泛的副詞功能范疇,一方面是因為“將”并非典型的情態動詞,另一方面也對應了本文對“將來時”范疇涵蓋情態語義層次和時間參照語義層次的理解。感謝匿名審稿專家給本文提出的寶貴意見。

      ②本文語料檢索結果來自北京大學CCL古代漢語語料庫。我們對《左傳》的理解參考了楊伯峻(2006)《春秋左傳注》、沈玉成(1981)《左傳譯文》、王守謙等(1990)《左傳全譯》、李夢生(2004)《左傳譯注》等多個譯本。

      ③本文參照對“將來時用法”的“將”的進一步分類標準,把“打算(112例)、準備(69例)、想要(3例)、想(2例)”作為較為典型的意向義表達,把“將會(100例)、會(30例)、就要(17例)、就(4例)、就會(1例)”作為較為典型的預測義表達,把“將要(249例)、要(106例)、將(101例)、快要(12例)、即將(1例)、快……了(6例)、時間名詞(8例)”作為將來時間參照義表達。需要注意的是,對“將要”“將”“快要”“快……了”“要”等的譯文,在現代漢語中往往涵蓋了上述三種意義表達,因此目前的譯文分類及數據統計是我們根據句法和語篇標準進行具體分析的結果,在此不做進一步說明。

      ④指占這類用法總數的比例。下同。

      ⑤《左傳》對話語篇中“將”的譯文用例情況如下:

      

      《左傳》敘述語篇中“將”的譯文用例情況如下:

      

      各譯本中均有個別“將”未被譯出的情況。

      ⑥Haspelmath(2010)區分了“描述范疇(descriptive categories)”和“比較概念(comparative concepts)”,前者用于描述具體語言中的范疇,后者是具有普遍性并用于跨語言比較的概念。

      原文參考文獻:

      [1]陳克炯.左傳詳解詞典[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4.

      [2]郭昭軍.意愿與意圖——助動詞“要”與“想”的情態差異[C]//齊滬揚.現代漢語虛詞研究與現代漢語教學.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

      [3]韓崢嶸.古漢語虛詞手冊[M].修訂版.長春:吉林教育出版社,2005.

      [4]何樂士.古代漢語虛詞詞典[M].北京:語文出版社,2006.

      [5]胡敕瑞.將然、選擇與意愿——上古漢語將來時與選擇問標記的來源[J].古漢語研究,2016(2).

      [6]李夢生.左傳譯注(上/下)[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7]李明.兩漢時期的助動詞系統[C]//語言學論叢:第25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2.

      [8]盧烈紅.體標記、選擇標記與測度標記——先秦兩漢虛詞“將”析論[C]//上古漢語研究:第二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8.

      [9]沈玉成.左傳譯文[M].北京:中華書局,1981.

      [10]王繼紅,陳前瑞.“當”的情態與將來時用法的演化[J].中國語文,2015(3).

      [11]王力.王力古漢語字典[M].北京:中華書局,2000.

      [12]王守謙,金秀珍,王鳳春.左傳全譯(上/下)[M].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0.

      [13]巫雪如.上古漢語未來時標記“將”重探[J].語言暨語言學,2015(2).

      [14]楊伯峻,徐提.春秋左傳詞典[M].北京:中華書局,1988.

      [15]楊伯峻.春秋左傳注[M].第三版.北京:中華書局,2006.

      [16]楊樹達.詞詮[M].北京:中華書局,1954.

      [17]尹雪華.先秦兩漢史傳敘事研究[M].上海:學林出版社,2017.

      [18]張萬禾.意愿范疇與漢語被動句研究[D].上海師范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7.

      [19]Bybee,Joan & Perkins,Revere & Pagliuca,William.The Evolution of Grammar-Tense,Aspect and Modality in the Languages of the World[M].Chicago/London: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4.

      [20]Coates,Jennifer.The Semantics of the Modal Auxiliaries[M].London:Croom Helm Ltd.,1983.

      [21]Comrie,Bernard.Tense[M].Cambridge/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5.

      [22]Dahl,Osten.Tense and Aspect Systems[M].Oxford:Basil Blackwell,1985.

      [23]Dahl,Osten.The Grammar of Future Time Reference in European Languages[C]//Dahl,Osten.Tense and Aspect in the Languages of Europe.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2000.

      [24]Haspelmath,Martin.Comparative Concepts and Descriptive Categories in Crosslinguistic Studies[J].Language,2010(3).

     

      

      

    作者簡介

    姓名:張希 陳前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58福彩 www.provenzabanquetes.com:曲麻莱县| www.andreacurryyoga.com:金秀| www.desarmamexico.org:刚察县| www.bxwol.com:潜江市| www.wobocai.com:武功县| www.soft-file.org:报价| www.cuidighlinn.com:梨树县| www.f7565.com:泸水县| www.fukui-keieiken.com:丁青县| www.kkaa99.com:淮阳县| www.sci-papers.org:新安县| www.rqjkw.cn:泰来县| www.santogiuseppe.com:察哈| www.cxrzdz.com:花垣县| www.dictionarios.com:大余县| www.smartmobilelab.com:宁国市| www.798666v.com:平南县| www.livinonthehedge.com:闸北区| www.jhtmnc.com:虹口区| www.parrotfm.com:饶河县| www.sadosanmakina.com:沁源县| www.pj88851.com:中西区| www.caitoule.com:虎林市| www.princewayindustry.com:宁夏| www.gamelip.com:玛多县| www.spiritridersmc.org:双桥区| www.ontwolegs.com:湄潭县| www.velvetstorm-media.com:蓝田县| www.mermecinc.com:金溪县| www.abcqg.com:万荣县| www.coachyn.com:芒康县| www.tosarang.org:伽师县| www.lool82.com:青浦区| www.fnjsn.cn:溧水县| www.cmbgift.com:洪泽县| www.faprobot.com:大名县| www.acadiespatiale.com:江阴市| www.927945.com:文水县| www.greenymora.com:邛崃市| www.taikunco.com:美姑县| www.newoxfordbotanical.com:黎城县| www.fooool.com:贵州省| www.catelecast.com:光泽县| www.joedonovanpersonaltraining.com:芦山县| www.yh14777.com:盐山县| www.cp6331.com:柞水县| www.hg52456.com:那曲县| www.bjkxxsh.com:龙南县| www.zzgezhi.com:定边县| www.fo-sante.com:临沂市| www.soxdeal.com:神木县| www.koreanista.net:威海市| www.campch.com:读书| www.krankgolfasia.com:惠安县| www.xlcoms.com:金川县| www.hnbdfw.com:甘德县| www.xiexiaosuan.com:荥阳市| www.6969t.com:邛崃市| www.duchang999.com:盐池县| www.cg955.com:札达县| www.dghuayao.com:贵州省| www.breakfastbrampton.com:个旧市| www.bestincellular.com:云阳县| www.abbyfoods.com:宁津县| www.yihengart.com:方正县| www.316gm.com:论坛| www.imeldats.com:雅安市| www.grammylist.org:上思县| www.taikunco.com:南丹县| www.6565g.com:财经| www.mystiquesppo.com:安仁县| www.xipica.com:土默特左旗| www.tianlijiqi.com:江孜县| www.pearsonind.com:上饶市| www.posthostelprague.com:察隅县| www.sxhimac.com:定结县| www.pb556.com:深泽县| www.thejoyryders.com:南通市| www.ynlcdcj.com:鄂托克旗| www.dtyddy.com:绍兴县| www.sunandsnowkennels.com:崇信县| www.greenvocational.com:鞍山市| www.plg-light.com:都安| www.lauragottlieb.com:玉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