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iiuop"><menuitem id="iiuop"></menuitem></source>

    <cite id="iiuop"></cite>
  1. <tt id="iiuop"><span id="iiuop"></span></tt>

  2. <cite id="iiuop"><noscript id="iiuop"></noscript></cite>
    <tt id="iiuop"></tt>

     首頁 >> 藝術學 >> 非物質文化遺產
    樣式匱乏:聊城木版年畫傳承面臨的現實困境
    2020年12月07日 10:20 來源:《運河學研究》第5輯 作者:張兆林 字號
    2020年12月07日 10:20
    來源:《運河學研究》第5輯 作者:張兆林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昔日行銷全國的聊城木版年畫,如今淪落為一個狹小范圍內殘存的小眾藝術形式。其衰落的原因眾多,但年畫樣式匱乏是聊城木版年畫傳承面臨的現實困境。年畫樣式匱乏有常年使用自然損壞、社會運動等歷史原因,也有個別收藏者秘不示人等現實原因。這在源頭上卡住了聊城木版年畫傳承的脖子,年畫成品的嚴重雷同使得市場日漸縮小及傳承人傳承收益低微,這導致傳承幾乎后繼無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活動雖為聊城木版年畫傳承創設了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但欲實現其良性傳承還需多下功夫,如不斷挖掘與創造年畫樣式,逐漸培養本地年畫自身的品牌,政府協助建立傳承人隊伍等。

      關 鍵 詞:聊城; 木版年畫; 年畫樣式; 傳承

      作者簡介:張兆林,文學博士,聊城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藝術人類學、文化遺產。

      基金項目:國家民委委托項目 “藝術人類學視角下的移民社會與木版年畫變遷研究”(2019-GME-004)、山東省社科規劃研究重點項目 “東昌府木版年畫研究”(17BWYJ02)、山東省民間美術資源保護與研發重點實驗室、 山東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基地資助項目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洪武元年(1368),明朝政府改元東昌路為東昌府,到明中期以后,主要轄臨清、高唐、濮州等3州,聊城、堂邑、博平、茌平、莘縣、清平、冠縣、丘縣、館陶、恩縣、夏津、武城、范縣、觀城、朝城等15縣。東昌府在明清兩代為我國內陸南北水路交通的樞紐,其沿運河的城鎮經濟繁榮,明清之際就有“南有蘇杭,北有臨張”一說,其中的“臨張”即現聊城市下轄的臨清市和陽谷縣張秋鎮。今山東省聊城市與明清時期的東昌府在地域上多有交集,其中在明清兩代隸屬兗州府的陽谷縣、泰安府的東阿縣在新中國成立后也都劃歸聊城市管轄。本文所研究的聊城木版年畫即當今聊城市范圍內依然在承繼的木版年畫,是對聊城地域范圍所有木版年畫的統稱,作為其重要組成部分的東昌府木版年畫與張秋木版年畫均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明清時期,聊城當地的刻書業就已十分發達,已查實的書莊有60余家。“晚清時期,書肆、書坊比較集中的有北京的琉璃廠、上海的棋盤街、山東的聊城、四川成都的學道街等地”[1],有學者考證認為“東昌府是北方最大的坊刻印書中心”[2]。各大書莊的刻書雕版和印刷裝訂等工作,全是靠刻書藝人、印工及其他幫工的手工操作來完成。因在刻書過程中經常需要插配一些圖案,一些刻書藝人遂逐漸偏重于為木刻書籍雕刻插圖,經過長期的實踐鍛煉,其刻字和雕版技藝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水平。隨著年畫刻印技藝由山西傳入此地[3],木版年畫為當地百姓所喜愛且民間需求量較大,偏重于為書籍雕刻插圖的部分刻書藝人逐漸將重心轉移到年畫木版的創作中,長此以往,造就了一批年畫刻版能手,由此也間接催生了當地近七百年歷史的聊城木版年畫。聊城木版年畫成品立體感十足,簡潔生動,粗獷味濃,具有典型的農耕文化特點。其成為運河上往來南北的商人采購的重要商品,盛時曾遠銷到蘇州、揚州、山西、陜西、河南、河北、內蒙古、東北地區,成為我國北方傳統木版年畫的一大代表。

      民國以來,由于受黃河決口及河道淤積等影響,京杭大運河斷流,漕運廢止,兼之海運再興和鐵路運輸的興起,山東省內經濟重心逐漸東移。京杭大運河帶給聊城的地理優勢也不再明顯,聊城木版年畫也逐漸失去了往日的輝煌,僅在一個狹小的區域內殘存。此后聊城木版年畫雖然也偶有發展,但終歸時不如昔,一直未能重現輝煌。國家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以來,聊城木版年畫的組成部分即東昌府木版年畫、張秋木版年畫、遲莊木版年畫、冠縣木版年畫、臨清木版年畫等都以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的名義重新走到社會舞臺前列,但與楊家埠木版年畫、楊柳青木版年畫相比較而言,聊城木版年畫整體上依然處于“未挖掘”的狀態,其文化價值和經濟價值等并未得到社會廣泛認可。其原因眾多,但最關鍵的是缺乏相當數量的年畫樣式,這直接導致了聊城木版年畫的產出規模和社會影響未能得以釋放。有鑒于此,本文將圍繞聊城木版年畫的樣式問題展開討論。

      一、陌生的概念與尷尬的現實

      木版年畫的樣式就是年畫刻版的底稿,也稱為年畫樣子。聊城木版年畫刻版藝人中鮮有掌握年畫樣式的寫樣技法之人,絕大多數只能依照寫定的年畫樣式來刻版,忠實地展現年畫樣式就是刻版藝人刻版技藝的最好體現。當前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中的樣式較少,刻版藝人只能限于現已挖掘整理出的少量年畫樣式簡單地重復刻制,導致印制出的年畫成品嚴重雷同,難以吸引消費者,更難以與其他產地花樣繁雜的年畫產品相媲美。

      早年的聊城木版年畫樣式多是由鄉間的一些地方畫家、丹青愛好者或根據某一出戲曲中的人物形象,或根據某一個歷史故事、傳說,以線條勾勒畫稿選作年畫樣子。也有一些刻版藝人參照從別處得來的樣子,再加上自己的理解,畫出一個初步的樣子,然后不斷地修改,最終達到自己比較理想的程度才作為樣子的定稿。制作年畫樣式的過程,一般被稱為“寫樣”,制作年畫樣式的鄉間藝人被年畫藝人稱為寫樣先生。寫好的樣式是制作木版年畫的基礎,樣式的精美與否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年畫成品的銷量多少,因此無論是年畫店主、刻版藝人還是年畫印制藝人都十分重視年畫樣式,早年甚至有年畫店主不惜重金請畫家專門創作年畫樣式。這種生產程序與我國其他年畫產地基本一樣,只是各年畫產地區域的民眾信仰和審美需求不一,使得各地的年畫樣式各具特色,自成一家。

      當然,花重金向畫家購買或定制年畫樣式是以相當的財力為基礎的,但是現在年畫生意普遍不景氣,聊城也從當年的數十家畫店萎縮為一家年畫店[4]及少數在年節前勞作旬余的年畫作坊。僅此一家營業的年畫店也是慘淡維持,若沒有當地文化部門的多種扶持及其他副業的補貼,恐早已關門歇業。因此,該年畫店更無資金去專門請人制作年畫樣式,只能依照現有的傳統年畫樣式請刻版藝人刻制少量木版,然后自己或委托年畫印制藝人批量印制年畫作為旅游紀念品予以售賣。

      隨著整體生活水平的提高,民眾開始在衣食無憂之余更加注重精神消費,兼之有效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宣教工作,使得民眾對包括聊城木版年畫在內的諸多民間藝術形式開始有所關注。民眾對聊城木版年畫的關注,主要集中在適時型與傳統型兩大類年畫產品,[5]但因適時型的木版年畫產品題材更新過快,購買群體隨機性強,故并不能成為當地木版年畫產品的核心題材。傳統型的木版年畫產品有深厚的文化基礎和廣大的群眾基礎,無論是零星的年畫成品購買,還是年畫收藏者收藏年畫木版,人們多傾向于傳統題材,一些所謂的新樣式卻鮮有人問津,這使得一些傳統年畫樣式的價格大幅上漲,一些年畫收藏者更是將其所擁有的年畫樣式秘不示人。當然,我們也看到傳統型木版年畫的銷量并不如適時型木版年畫,而且其受眾多為知識分子,從年齡上看中老年人多,青少年少,受眾面積較小。

      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6]對此多有不解,“人家上家里來,都是找老樣子,那些老樣子沒有現在設計得漂亮,但是人家只認老樣子”。[7]為了更多地銷售年畫木版或年畫產品,年畫傳承人還是積極去找尋傳統的年畫樣式。但社會的巨大變遷使得傳統年畫樣式多被毀棄,更因年畫一直未入主流繪畫領域,只是作為年節或祭祀的裝飾品,且年換年新,從未有人專門去收集保存年畫,這使得傳統年畫樣式極少流傳下來。因此,迄今為止關于傳統年畫樣式的找尋收效甚微。

      在找尋傳統年畫樣式的過程中,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遇到了一個陌生的概念——版權。現代版權制度自1709年英國《安娜法》的頒布就已經確立,而且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經歷了“印刷版權-電子版權-網絡版權”3個階段,[8]并且成為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中一個重要的現實概念和規范。但是版權對謀生于鄉野的年畫傳承人來講依然是一個陌生的概念。雖然年畫傳承人或多或少地聽說過有關版權的一些信息,但因與其現實生活關聯不大,故并未有人過多關注。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在一種被動的狀態下接觸到了版權概念。這個概念不是通過媒體,也不是通過政府的有關部門獲知,而是一些木版年畫的收藏者向其宣傳灌輸的。這些年畫收藏者“大部分是學院的教授,他們對年畫有偏愛或者有獨到的眼光”[9]。年畫收藏者對年畫傳承人描繪的版權大抵如下:年畫是有版權的,版權就是好年畫版式的所有權,也是傳承人俗稱的“年畫樣式歸屬誰”的問題。現在好的年畫樣式在誰手里,該年畫樣式的版權就屬于誰,要想拿這個樣子刻版,必須得經過版權所有人的同意,如果未獲得同意授權就使用年畫樣式,就是侵權,就要承擔一定的法律后果。

      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對此多有不屑:“現在有的人說那個年畫樣式的版權是屬于他的,怎么是屬于他的,是老輩子人刻的,留下來的,這是屬于國家的。”[10]“版權的說法是他們告訴我的,說現在年畫樣式在誰哪兒,誰就擁有這個樣子的版權,是不可能拿出來讓別人白用的。這些年畫樣式早年都見過,很多戶家的門上也都貼過,那時候還沒有他呢,他哪來的版權,瞎胡鬧!”[11]“沒聽說過版權,莊上都傳了多少輩了,都200多年了,也沒聽說有啥版權。要真說有啥版權,那年畫的版權還是屬于‘年’。”[12]

      關于年畫是否具有版權的問題,有關法律實踐似乎已經證明,無需爭議。2006年,楊家埠百年老號“同順德”畫店的第19代傳人楊洛書將中國畫報出版社訴上法庭,訴訟理由為未經許可使用其年畫作品,嚴重侵犯著作權。后經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依法判決:一、中國畫報出版社立即停止《楊家埠年畫之旅》的發行和銷售;二、中國畫報出版社應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賠償楊洛書經濟損失50000元。[13]也有年畫產地為了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創意性開發,嘗試打造非遺版權交易平臺。[14]青島文化部門協助年畫創作人開展年畫版權免費登記工作[15],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進了關于年畫版權的探索。但是,目前我國其他年畫產地關于年畫版權的爭議多是圍繞年畫成品,且涉及爭議年畫成品的創造者也都健在,而聊城木版年畫樣式的創作者早已作古多年。流傳下來的年畫樣式更因老刻版藝人與年畫印制藝人的過世,無法確定年畫樣式的版權所有人,其現在的收藏者與使用者不能也不愿意進行版權登記,更不愿意拿出來交付刻版藝人刻制年畫木版,導致了現在的“誰收藏誰實際擁有”的現狀,所以在現實中聊城木版年畫樣式的版權問題根本就無從談起。[16]

      明清時期,雖然有一些新年畫樣式為個別年畫商人短期所獨有,但是其年畫成品終究還是要在集市上銷售,而其他年畫商人就可以在集市上購買幾張,然后設法去掉顏色,只保留線條,就可以請刻版藝人連夜照樣刻制,若加急3日左右即可取來印制。因此,在明清時期的聊城很少有個別新奇的年畫樣式為一家年畫店所獨有,即使偶有出現,不過三五天即可在當地其他的年畫店里找到同樣的樣式。在聊城木版年畫行業內,年畫店更多的是以擁有較多的年畫樣式為榮,而不是靠一兩個新奇的年畫樣式就能在該行當中立住腳。因為無論是走街串巷的年畫小販,還是走南闖北的年畫商人都會選擇樣式比較全的畫店作為固定的進貨渠道,而且彼此之間的商業關系甚至延續幾輩人,年畫店多稱呼來往多年的經銷商(無論是走街串巷的小販還是大的年畫商人)為客,甚至因彼此之間多年的良好合作關系而結為姻親,如三奶奶廟的刻版世家徐家長女徐春姐與大趙村的印制世家趙家趙善成就結為夫妻。[17]

      時至今日,紅火的年畫生意早已繁華不在。近9000平方公里的區域內竟僅有12位木版年畫傳承人,且均不以此為生。木版年畫傳承人隊伍中有刻版藝人7位,其中3位有零星的刻版業務,但刻版收入不過是其家庭收入的一點幫襯。傳承人隊伍中的年畫印制藝人有5位,除1位相對穩定承擔地方文化部門的印制任務外(每年任務量不等,年度售額多則3萬元左右,少則5000元左右),其余4位每年不過是在冬閑時節短期勞作而已,其年度售額也不過2000元,遠不足以維持生活。

      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或者年畫愛好者想要挖掘傳統年畫樣式,目前只能從早期入手的收藏者那里尋求,但收藏者以版權為由拒絕免費提供,其所要價位之高為常人所不能承擔。雖然年畫傳承人對版權依然感到陌生和不屑,但是其已經切實感受到版權對他們的影響:“我小的時候,年畫樣式多了去了。原來莊上很多人家都有點版,‘文革’的時候多數都燒了,也有偷偷地留了點的戶家。2004年前后都讓他們給買去了,也不值錢,那時候就是十塊八塊的,年畫樣式都是白送的。現在想找個老樣子比著刻,都找不到了。”[18]“我這里展覽的一些樣子都是民間刻版藝人不難尋見的,沒有很稀奇的樣子,好樣子都讓他們收藏了。”[19]雖然技藝高超的年畫刻版藝人漸少,但是終究還是有人能刻,如果現在組織這些老藝人把一些傳統年畫樣式刻下來,也不失為保護傳承的一種方法。關鍵是這些民間老藝人也見不到傳統的年畫樣式,雖然多少年前曾經刻過,但是現在沒有樣子還是無法刻版。“他們不給看,也不讓人家復印樣子,說是他花費勞動收來的,不能白用。”[20] “有一個人收藏年畫木版和樣子是最早,但是要說那些老樣子屬于他,我還是不贊成。不贊成也沒用,樣子在人家手里,人家不同意,你也拿不到手,那就沒法刻。”[21]“樣子是少多了,都是前些年讓人家給收藏了,人家有先見之明,收藏起來了,市面上都沒了。”[22]

      這種尷尬的現狀是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沒有預料到的。雖然年畫刻版藝人和年畫印制藝人早年也有保留年畫成品或年畫樣式的習慣,但是一般都是保留幾年,待新版刻成,或者新的年畫樣式出現后,也就把保留的年畫樣式燒掉了。民國十五年(1926)后,隨著破除迷信、新式教育的普及,當地年畫生意一落千丈,多數年畫店都已關門歇業。很多年畫木版都被當做農家做飯的柴火,導致鄉間所留存的年畫木版和年畫樣式極為稀少。據調查得知,當今聊城木版年畫保留下來的年畫樣式和木版也有數百,卻在某個收藏者的房間里存放,雖然很多年畫樣式和年畫木版就是如今健在的刻版藝人和印制藝人刻制或印制的,但是他們卻連瞧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二、聊城木版年畫前景堪憂

      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隊伍建設堪憂。年畫生意慘淡,收益甚微,很難吸引專業人才投入年畫樣式的創作設計中去。健在的刻版藝人雖有刻版技藝在身,但面對年畫樣式匱乏的現狀也是無計可施,只能依靠僅有的年畫樣式刻版。年畫樣式的匱乏在源頭上卡住了聊城木版年畫傳承的脖子,使得原本就很脆弱的傳承更是危機重重。

      明清時期,聊城年畫店多達數十家,從業人員以千百計。其中,年畫商人與寫樣先生、刻版藝人、印制藝人之間常年是松散型的雇傭關系,但是年畫商人對寫樣先生和刻版藝人的重視程度遠超其他,彼此之間的合作關系也是相對穩定的。資金雄厚的年畫店聘有寫樣先生專司年畫樣式的創作,常年雇傭刻版藝人持續刻版,并要在逢年過節時給寫樣先生、刻版藝人、印制藝人等一定的“富余”,且給予寫樣先生與刻版藝人的“富余”總是要高于印制藝人等其他人,因為一個畫店只要能夠擁有豐富的年畫樣式,留得住好的刻版藝人和一定數量的印制藝人,就等于保住了來年的生意。

      民國以來,聊城的年畫生意一落千丈,年畫店越來越少,專業的年畫商人也沒有了,只有幾個年畫印制藝人在入冬以后才開始印制一定數量的年畫,以滿足和提供鄉間民眾樸素的信仰需求和精神慰藉。但是,無論是當時生產年畫的種類還是生產規模都遠遜于過往。當時的年畫生產是年畫印制藝人發起的,由其提供年畫樣式,并完全決定年畫的樣式和木版的所有權,甚至木版上關于年畫樣式的說明或店家鋪號的標識都是其預先擬定好的,一般都是采用以前老店鋪的名號或者年畫生意興隆的集鎮,如義成號、張秋鎮、姜廟、遲家莊等。刻版藝人憑借自己的刻版技藝獲得一定的刻版報酬,但并不擁有木版樣式和木版成品的所有權,所以當地沒有標記刻版藝人信息的木版成品。年畫印制藝人將刻好的木版用來印制年畫,然后將印好的年畫在周邊的集市予以銷售,或批發給走街串巷的小販。近年來,隨著多種藝術形式的出現和民眾審美取向的多樣化,年畫市場更加萎靡,聊城當地年畫印制藝人也只能靠著早年定制或購買的木版維持少量的印制。

      新中國成立前,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因有技藝在身,兼有務農的收入,故其收入略高于僅以務農為生的農民,其生活水平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居于村落的中上游,所以傳承人在村落中擁有一定的經濟地位。隨著社會的發展,當今鄉村民眾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發生了極大的改變,人們不再受制于原有的土地,也有了更多改善生活境遇的機會和方式,部分農民已經逐漸變為中長期的城市企業雇工或零工,其在離開賴以生存的土地的同時,也改變了家庭的經濟狀況和所在村落的經濟收入結構。但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如果離開居住的村落,也就失去了傳承的區域基礎,而留在居住的傳統村落中也就意味著失去了改變家庭經濟狀況的重要機會,其在整個村落經濟結構中的位置呈現下滑之勢。在對美好生活向往和村落經濟結構變化的雙重影響下,聊城木版年畫的傳承隊伍愈加不穩定。據筆者2018年底的田野考察可知,在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中尚能開展實際傳承工作的只有11位,在這11人中被為外界所公認刻版水平較高的只有1位,且其已年逾八旬。在所有的傳承人中年齡低于40歲的只有3人,而這3個人均不以此為業,且常年在外務工。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及其后人學習有關技藝都是為了有口飯吃,當生計成為問題的時候,其必然就會轉到其他行業去設法謀生。在當今社會,如若僅憑年畫刻版、印制、銷售的收入,對傳承人生活條件的改善并無多大幫助,遠不足以解決其家庭生計問題,這很難讓傳承人把精力集中在刻版技藝的提升與印制水平的提高上。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開展以來,對各領域傳承人的普查起初多用“后繼乏人”四個字來描述傳承困境,若是僅就聊城木版年畫傳承而言,后繼乏人反而成為一個相對樂觀的狀態,其目前真正面臨的社會現實是后繼無人。

      聊城木版年畫的刻印技藝雖是靠傳承人在傳承,但是聊城木版年畫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屬于全社會的。任何人都不能從旁觀者的角度,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對傳承人提出過多的要求,更不能不顧傳承人的生活狀況而試圖以各種輿論裹脅他們,那是對他們的極度不尊重,更是對眾多民間技藝的不尊重。當木版年畫傳承人的生活問題解決了,自身技藝傳承自然也就列入其日常生活之中。“我為什么能夠安心刻版,我有退休金墊底,子女都有工作,刻版能掙點就掙點,不掙錢也沒事,就圖有個樂趣。”[23]只有當木版年畫傳承人能夠衣食無憂地開展傳承工作,才有可能追求年畫樣式的創造、刻版技藝的提升、印制水平的提高等。換個角度分析,我們也會發現其實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的生活問題本身就是其所承載的民間技藝傳承問題的一部分,因為其現實的生活狀態好壞決定其審美的水平和需求是否完整地反映在傳承實踐中。如果忽視木版年畫傳承人的生活問題,其實就是在閹割一個原本完整地民間技藝項目,并試圖把原本鮮活的民間技藝變成無生命的流程工藝。換而言之,忽視傳承人的生活問題,其實就是在現實意義上對聊城木版年畫有關技藝的刻意曲解。

      任何民間技藝都是靠人來傳承的,離開了人的民間技藝及相應的民間藝術形式,都只能作為一種文化記憶而存在,無法給社會和后人一個直觀的呈現,聊城木版年畫也不例外。保護聊城木版年畫的核心就是保護傳承人,只有不斷穩定和壯大傳承人隊伍,才能探討技藝的傳承與創新。若不能解決后繼傳承人的問題,那么聊城木版年畫的刻版技藝就極有可能成為一種逐漸走向消失的文化。

      三、關于聊城木版年畫的思考

      聊城木版年畫是魯西諸多民間技藝的一種,是山東省西部唯一存在且尚在承繼的木版年畫,與東部的濰坊楊家埠年畫遙相呼應。但是,因為清末黃河改道,運河斷流,清廷遂廢止漕運,致使聊城轄屬的多個縣鎮從昔日繁華的漕運中樞諸節點變成較為封閉落后的魯西“腹地”。[24]但也正得益于當地社會環境的斷裂式驟變,聊城木版年畫深藏于城市周邊的鄉村之中,很少受到外來文化的干擾,基本原汁原味地流傳至今。由此,其所涵載的歷史人文信息是其他地域木版年畫所不具有的,堪稱為我國木版年畫發展的標本。

      如何破解聊城木版年畫樣式匱乏的現狀是當前地方政府和學界保護工作面臨的首要問題。在田野考察訪談中,筆者也曾就此問題與多位傳承人、基層文化部門工作人員進行溝通,在參考學界相關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提出以下傳承建議。

      (一)擴源:聊城木版年畫樣式的挖掘與創造

      據有關地方史料記載,明清時期聊城木版年畫樣式有很多種,僅一些大的年畫店就存有近千套不同樣式。但是,筆者發現如今聊城的多數傳承人使用的木版基本雷同,其原因已在前文予以詳述。欲解決當前聊城木版年畫樣式種類較少的問題,就必須要擴源,要充分挖掘傳統的年畫樣式,更要主動適應社會發展去不斷創造新的年畫樣式。

      如何收集整理一批地方特有的年畫版式是聊城木版年畫能否復興的關鍵因素。筆者在地方文化市場上曾見到一些年畫夾子,其外封面是用當地藍色粗布縫制,所夾內容是當地多種題材的年畫樣式,既有色版,也有線版。一些年代比較久遠的年畫夾子,可以上溯至清末甚至清中后期,如果文化部門能夠把這些年畫夾子收集起來,組織人員進行一定的篩選后,提供給本地的刻版藝人予以刻制,將極大地豐富現有的年畫樣式。[25]同時,也應該嘗試采取一定的措施,如通過部分購買或聯合整理等方式,鼓勵和倡導年畫收藏者將一些稀少的年畫樣式貢獻出來,把藏在個人書櫥的藝術收藏品還原為大眾的年節裝飾品、欣賞品,這也是挖掘本地年畫樣式的一個重要途徑。

      選擇相關的文化物象,創造新的樣式是聊城木版年畫數百年來不斷傳承的時代注入劑。聊城木版年畫的樣式是不斷發展的,很多樣式都是在社會發展中由當地民眾創造的,也正是這不間斷的創造活動使得聊城木版年畫得以傳承數百年。社會的發展必然創造了許多新的文化物象,在沖擊聊城木版年畫已有樣式的同時,也不斷為其提供新的創作素材。聊城木版年畫要想在新的時代得以傳承,就必須隨著社會的發展使自身不斷有所增益,既可以鼓勵傳承人、年畫愛好者等積極參與到年畫樣式創作中去,也可以聘請專業人才從事年畫樣式的創作。新年畫樣式的創造能使聊城木版年畫以現代人所熟知的藝術語言和表現形式展示出來,更利于社會受眾和目標市場的培育,實現其技藝傳承與現實社會功用的良性發展。

      (二)品牌:聊城木版年畫的身份標識

      近年來,雖然聊城木版年畫逐漸被區域內民眾重新認可,但是與其他地域的年畫相比而言,還是遜色不少。如何實現聊城木版年畫的當代社會價值,是當地文化部門和傳承人應關注的一個現實問題,需要學術界、文化部門、傳承人等多方的共同努力才有可能解決。

      目前已知關于聊城木版年畫的代表性研究成果有謝昌一的《張秋鎮年畫調查》、張憲昌的《東昌府木版年畫》、王進展的《山東木版年畫現狀調查與保護研究》以及毛瑞衍、唐娜主編的《平度年畫:宗成云,宗緒珍東昌府年畫:趙善成》等,這些成果在不同角度對其組成部分——東昌府木版年畫與張秋木板年畫進行了研究,或側重對一個年畫生產村鎮的考察,或傾向具體年畫作品的呈現,或選取一兩個傳承人做口述史研究。在現有的研究成果中,側重于訪談考察者居多,注重理論研究者較少,即使偶有一二也多為其他研究的一個佐證或者附帶,而并沒有把聊城木版年畫作為核心的研究對象。當地學者應當圍繞聊城木版年畫開展系統地研究,解決其技藝源流、書莊刻書與年畫刻版、刻書社與刻版藝人的培養、傳承技藝與地方文化的構建、傳統樣式挖掘與新樣式創設等問題,使得聊城木版年畫作為一個核心的學術研究對象呈現出來,提高其在理論研究領域的關注度。

      聊城木版年畫是當地有關刻印技藝傳承的載體,地方文化部門應該積極把年畫推廣出去,使其成為當地的文化名片。聊城木版年畫之所以較其他地區年畫知名度不高,是因為清末民初以來交通不便導致對外流傳不暢和已挖掘的年畫樣式有限,還因為政府有關部門未能及時推廣。聊城木版年畫已經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這是一個極好的契機,地方文化部門應該將其打造成地方的文化名片,擴大聊城木版年畫的社會影響力和品牌輻射力。

      聊城木版年畫能否成就自身的身份標識,關鍵在于傳承人自身技藝能否得到不斷提高。濰坊楊家埠木版年畫的代表人物楊洛書一直在不斷探索新的題材,如歷時十年刻了540塊木版的梁山好漢,刻了440塊版的《西游記》,還刻有歷代帝王全圖等,創造了我國木版年畫刻版的多項記錄,也見證了楊家埠木版年畫在20世紀90年代后的復興與發展。據筆者近3年的田野考察,發現聊城木版年畫的傳承人中除欒喜魁父子耗時2年刻了54塊版的《水滸傳》,其他藝人多是以銷定產,沒有年畫需求時就從事其他勞務,并沒有把精力放在年畫樣式的探索和刻印技藝的提高上,這在主觀上限制了自己的藝術視野,不利于自身社會影響力的養成。聊城有豐富的梨木資源與悠久的歷史文化,且處于京杭大運河南北運輸的中段及冀魯豫三省的交界處,廣受多種地方文化藝術的影響,客觀上已經為傳承人提供了海量的原材料與創作題材。傳承人應在文化部門的支持和幫助下,投身于年畫刻印技藝的提高,在塑造地方文化品牌的同時,也主動打造自身傳承的刻印技藝的身份標識和品牌。

      (三)傳承人:聊城木版年畫傳承的核心

      聊城木版年畫刻印技藝是依附于傳承人而存在的,該地區的保護工作也是以傳承人為中心開展的,如欒喜魁獲批為國家級傳承人,黃賢堯獲批為省級傳承人,欒占寬、欒占海、郭春奎、郭貴陽、黃振榮、榮維臣、徐秀貞、陳婭嫙獲批為市級傳承人。此外,還有一些傳承人并沒有進入政府保護的視野,如家學傳承的徐春蓮、遲連剛等。但是筆者在考察中發現,即使入選各級傳承人的民間年畫藝人也多在50歲以上,且多數傳承人并不以年畫傳承為主業,傳承隊伍的后續力量極為薄弱,并沒有形成良好的傳承梯隊,地方文化保護部門似乎對此也是無計可施。

      文化部門在培養傳承人方面也進行了積極的嘗試,如在地方高校建立了年畫保護傳承基地,希望借助高校優勢培養一些傳承人,但是培養情況并不理想。同時,文化部門還支持當地年畫愛好者成立了東昌府木版年畫博物館、東昌府木版年畫研究會、東昌府木版年畫社等組織,將其作為地方木版年畫有關實物展示、技藝交流、年畫成品售賣的場所或平臺,但是此類機構運轉也不理想,遠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筆者認為若年畫傳承人的梯隊不能建立,即使挖掘創造再多的年畫樣式,培育影響力再大的品牌,傳承也只能是一種假想,培養傳承人是一個耗時耗力的長期工作,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這是作為社會個體的民間藝人所不能承受的,政府作為公眾文化利益的代表應當及早介入,有所擔當。“在培養傳承人的問題上,我認為地方政府要有前期投入,作為啟動資金,要給學徒一定的補助,要讓他們能坐得住。”[26]文化部門還可以協調教育部門在本地的中小學開設相關本土課程,傳授有關聊城木版年畫的知識,從小培養當地青少年對年畫刻印技藝的興趣,這有利于在該地區的青年人中培養優秀的傳承人。[27]同時,更應該采取措施鼓勵和扶持傳承人的子女學習有關技藝,他們有著先天的優勢,不用出門即可學藝,同時也保持了家學言傳的有序,更利于刻印技藝精髓的傳承。

      四、結語

      聊城木版年畫作為一種存在并傳承的民間技藝,曾經極大地豐富了生存在貧瘠土地上人們的精神世界,使得年以另一種可感可視的形式裝飾了人們的生活。社會的發展和人們審美需求的變化使得盛極一時的聊城木版年畫淪落為藏匿于鄉野的民間技藝,人們在追求諸多精神享受的同時,也把諸如此類的傳統藝術形式弄丟了許多。社會的發展不僅在于創造新的美好,還在于留存對過去美好的一切記憶,不然一些現實的美都是不完整和無根源的。聊城木版年畫的傳承現狀或許可以給我們一個警示,如果淡忘正在逝去的藝術形式,不能把握好現實的藝術技藝,明天的藝術美好或許只是當代人的一廂情愿。正視問題的癥結所在,積極地探索解決問題的方法和途徑,并付諸我們的保護實踐,才是我們維系民族傳統技藝的正確態度。

      注釋:

      [1]白壽彝總主編;周遠廉,龔書鐸主編《中國通史第11卷近代前編(1840-1919)》 上冊,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905頁。

      [2]高文廣系當地文史愛好者,致力于聊城傳統文化研究近30年,其經過多年研究,“查閱史料得知,北京最大的圖書市場琉璃廠有一百二十多家書店,僅有三分之一書店有刻書記錄,刻書最多的書店僅刻書數十種(善成堂分店刻書四十余種)。而聊城地方史料記載,四大書莊各有書版數百種,有的甚至上千種,三合堂刻印過二百多種唱本,這么大的出版量是北方任何城市無法比擬的。因此可以斷言,北京是北方最大的圖書貿易中心,而東昌府是北方最大的坊刻印書中心。”(參見高文廣《書莊林立,古稱書莊綿延200年》,《齊魯晚報》2015年5月6日,C05版)

      [3]有關聊城木版年畫起源的探討,學界基本達成共識。代表性的成果參見謝昌一《張秋鎮年畫調查》 (《山東工藝美術》,山東工藝美術學會、山東省工藝美術研究所發行, 1981年,第20-23頁)一文。王樹村主編的《中國年畫發展史》和薄松年著《中國年畫史》中涉及到東昌府木版年畫起源問題上大致與謝昌一的觀點相同。筆者在訪談中也得到與謝昌一相同的觀點。張銳在其文《東昌府木版年畫研究-人類學視角下的審視與回顧》(民俗研究,2014年3期,第117-121頁)中對東昌府木版年畫的起源有所存疑,但并未給出明確答案。

      [4]截至2019年12月,有固定的場所且掛牌營業的年畫店為古城區的東昌府木版年畫社,社內也僅有一名年畫從業人員。

      [5] 筆者在此處采用適時型與傳統型年畫是為了區分年畫題材。適時型年畫指根據民眾喜好或富有時代氣息的題材而刻制印刷的年畫,如奧運期間的福娃系列年畫等。傳統型年畫指依據傳統木版年畫樣式印制的年畫,如灶王、財神、門神等。

      [6]該處所用“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一詞并非文化部門認定的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而是實際參與聊城木版年畫傳承,并實際掌握年畫刻版或印制技藝的人,其涵蓋范圍遠大于文化部門認定的各級傳承人。文中其他部分涉及到“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一詞處,與此一致。

      [7]被訪談人:欒喜魁,男,聊城市東昌府區堂邑鎮許堤口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欒喜魁家中,訪談時間:2016年1月9日。

      [8] 參見吳漢東《從電子版權到網絡版權》,載《私法研究》第1卷,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2,第421頁。

      [9]毛瑞珩、唐娜主編《平度年畫:宗成云 宗緒珍 東昌府年畫:趙善成》,天津:天津大學出版社,2011年,第22頁。

      [10]訪談對象:欒喜魁,男,聊城市東昌府區堂邑鎮許堤口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欒喜魁家;訪談時間:2016年1月9日。

      [11]訪談對象:陳慶生,男,聊城市冠縣定遠寨鄉后杏園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陳慶生家;訪談時間:2016年5月25日。

      [12]訪談對象:遲慶河,男,聊城市東阿縣桐城街道辦事處遲莊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遲慶河家;訪談時間:2016年5月11日。

      [13]肖春燕:《“年畫之旅”引出侵權之訴》,中國法院網,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08/01/id/282110.shtml。

      [14]李文博:《天津打造非遺設計版權交易平臺,年畫牽手奢侈品》,新華網,http://www.tj.xinhuanet.com/whzl/2015-12/17/c_1117489968.htm。

      [15]張艷:《年畫剪紙免費等級版權》,半島都市報,http://bddsb.bandao.cn/data/20131115/html/27/content_1.html。

      [16]文中所涉及的版權,其實質為知識產權問題,即對民間藝術是否是應用于知識產權立法保護的不同論證。該爭論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一直存在,其焦點在于民族民間藝術資源多為集體創作,而非屬于某個社會個體,并無明確的權益主體,主體不明確的知識成果是否適用于知識產權法予以保護?詳見張西昌《知識產權語境中民間藝人的社會角色定位:以陜西鳳翔泥塑與郵票設計的糾紛為例》(《中國美術館》,2013年第1期,第114-119頁)。

      [17] 三奶奶廟徐金安是民國時期當地有名的刻板藝人,其家世代刻版,其女徐春姐、徐春蓮都掌握該技藝。大趙村趙家經營“義盛恒”年畫店數代,趙善成為該年畫店第6代傳承人。徐趙兩家因年畫木版買賣而交往頻繁,徐春姐與趙善成成親后進一步密切了兩家之間的合作關系 。

      [18]訪談對象:欒喜魁,男,聊城市東昌府區堂邑鎮許堤口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欒喜魁家;訪談時間:2016年1月9日。

      [19]訪談對象:徐秀貞,女,聊城市東昌府區古樓街道辦事處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東昌木版年畫博物館;訪談時間:2016年4月25日。

      [20]訪談對象:欒喜魁,男,聊城市東昌府堂邑鎮許堤口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欒喜魁家;訪談時間:2016年1月24日。

      [21]訪談對象:陳慶生,男,聊城市冠縣定遠寨鄉后杏園村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陳慶生家;訪談時間:2016年5月25日。

      [22]訪談對象:遲連剛,男,聊城市東阿縣桐城街道辦事處遲家莊;訪談地點:遲莊村頭,訪談時間:2016年5月11日。

      [23]訪談對象:郭春奎,男,聊城市東昌府區道口鋪鎮人;訪談人:張兆林;訪談時間:2016年6月1日;訪談地點:永興堂民俗文化大院。

      [24][美]彭慕蘭:《腹地的構建——華北內地的國家、社會和經濟(1853—1937)》,馬俊亞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

      [25]在筆者的訪談中得知,地方政府曾組織購得一批年畫夾子,種類豐富,樣式繁多。但是,并沒有將年畫夾子交由文化部門保存使用,而是交由了當地的檔案部門,成為了當地檔案庫中的一堆資料,既未整理研究,更談不上挖掘利用。

      [26]訪談對象:孫樹貴,男,原聊城市東昌府區堂邑鎮文化站站長;訪談人:張兆林;訪談地點:孫樹貴家;訪談時間:2016年1月30日,。

      [27]在考察中,筆者發現在東昌府道口鋪的部分小學已經不定期的開設有關的課程,而且受到學校、學生及學生家長的歡迎,該校學生所在的鄉村對東昌府木版年畫的熟悉程度遠超其他村落。

    作者簡介

    姓名:張兆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58福彩 www.razorcrusaders.com:尚义县| www.zzcsfs.com:裕民县| www.zjoydq.com:辰溪县| www.cw933.com:鹤庆县| www.elmasseker.com:曲沃县| www.izltech.com:西吉县| www.kedefenggroup.com:稻城县| www.estadonacionalespanol.com:琼结县| www.mahomesearcher.com:岳阳县| www.n2568.com:都安| www.bateriaslight-infinity.com:视频| www.wazww.com:福清市| www.bildungerziehung.org:永康市| www.ecanvs.com:吴堡县| www.faribaba.com:敖汉旗| www.aggielandmarks.com:思南县| www.com51job.com:镇原县| www.fionatate.com:商都县| www.yctcg.cn:若尔盖县| www.hhlbw.cn:万源市| www.corsetcollege.com:贵阳市| www.hbccp.com:瓦房店市| www.463507.com:噶尔县| www.solace-music.com:龙海市| www.procarpetcleaningservices.com:同心县| www.arcondb.com:永年县| www.bdkindustries.com:嵊州市| www.m8385.com:温泉县| www.ddwbw.cn:丹江口市| www.cencorjeans.com:和田市| www.thecreditscholar.com:临高县| www.guoyunfei.com:鲜城| www.hdb001.com:分宜县| www.dhdtw.com:吴桥县| www.bashmaistora-bg.com:汝州市| www.cs-cartshop.com:安图县| www.tjssanreqi.com:溧阳市| www.dreclements.com:泗洪县| www.vmorepro.com:类乌齐县| www.rememberforeverphotography.com:新密市| www.ph655.com:武邑县| www.tjhaier-kt.com:鹿泉市| www.autapoleasingowe.net:罗平县| www.sbwjy.com:吉林省| www.tribpeel.com:阿拉尔市| www.maksoyun.com:宁阳县| www.xiechangcable.com:都昌县| www.abtans.com:威远县| www.rolfjoneslaw.com:遂平县| www.white-label-host.com:平陆县| www.homelifepremier.com:乐山市| www.palliaclubekm.com:沙河市| www.radiolauniversal.com:昭觉县| www.zazenint.com:合作市| www.xnguopin.com:清流县| www.zgkzjz.com:新乡市| www.fjfgg.com:惠州市| www.rxsm999.com:诏安县| www.crimson-room.net:吴川市| www.lecadeauenligne.com:富裕县| www.feel-fi.com:慈溪市| www.ptcdw.cn:时尚| www.shdingzhu.com:博白县| www.yang-xx.com:武平县| www.nanopowerindia.com:永泰县| www.tearway.com:SHOW| www.gb-intercorp.com:奈曼旗| www.w6882.com:江华| www.brand-gate.com:潮安县| www.nigumian.com:兰坪| www.xadeco.com:友谊县| www.aujardindesgraines.com:东乡| www.actuneups.com:虞城县| www.fg556.com:陆河县| www.chevroletbandung.com:长治市| www.zttrain.com:兴安盟| www.lchunsha3.com:樟树市| www.adarkersideofme.com:台山市| www.4sdzz.com:烟台市| www.flickneroptometry.com:鹿泉市| www.mkdumps.com:湟中县| www.alanseptictank.com:同德县| www.s6lt.com:余庆县| www.chiemlamdep.com:田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