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iiuop"><menuitem id="iiuop"></menuitem></source>

    <cite id="iiuop"></cite>
  1. <tt id="iiuop"><span id="iiuop"></span></tt>

  2. <cite id="iiuop"><noscript id="iiuop"></noscript></cite>
    <tt id="iiuop"></tt>

     首頁 >> 世界史 >> 地區國別史
    江戶時代日本出島的商館醫師與異域醫藥文化交流
    2020年12月28日 10:10 來源:《海洋史研究》2020年第14輯期 作者:童德琴 字號
    2020年12月28日 10:10
    來源:《海洋史研究》2020年第14輯期 作者:童德琴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童德琴,山東社科院助理研究員;Wolfgang Michel,九州大學名譽教授,日本醫史學會常任理事長。

      基金項目: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新代日本在華醫學調查的研究”(項目號:18CZS041)的階段性成果。 

      

      江戶時代日本出島的商館醫師與異域醫藥文化交流 出島荷蘭商館從1641年建立到1859年日本開港期間,前后約有63名外籍醫師曾經駐館。①近年來隨著歐洲收藏的相關記錄的公開和荷蘭語《蘭館日記》的翻譯出版,江戶時代來自異域的醫藥文化經由出島的外籍醫師在日本傳播,并與傳統醫藥學知識相互影響的歷史脈絡逐漸清晰。本文通過日本及歐洲的相關史料,還原外籍醫師中的代表性人物在日醫學活動情況,梳理江戶時代西方醫藥學在日本傳播、發展過程,探求明治維新后日本成功實現醫藥學近代化的歷史原因。

      一 出島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商館及醫師概況

      出島位于長崎港一處細長入海的尖端處,東側附近為中川河入海口,②修筑于1634年,竣工于1636年,最初的修筑目的是為居住長崎市內的葡萄牙人提供在日貿易的場所。江戶初期,伴隨著南蠻貿易③的興盛,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在日本傳教活動逐步擴大,日本教徒數量急速增加,占當時總人口的3%~4%,日本西南部的九州地區甚至出現了“天主教大名”。④幕府擔心天主教的傳播會危及自己的統治,在1614年頒布了禁教令,限制天主教在日本傳教,并下令由長崎市內有實力的町人(富裕者)出資在出島修筑商館,意欲將前來貿易的葡萄牙人的活動限制在島內,禁止他們和日本人接觸。

      然而,1637年日本九州地區爆發的島原之亂,⑤使得幕府將葡萄牙人限定于出島貿易的計劃發生改變。在確認荷蘭商館可以通過臺灣提供生絲等貿易品之后,幕府在1639年頒布了第5次鎖國令,驅逐在日葡萄牙人,徹底禁止天主教。⑥這樣,修建后的出島無人使用,長崎町人花費的巨大修筑資金無法回收,出資者們屢屢向幕府請愿。為了解決回收出島建設資金的訴求,1639年幕府以荷蘭在平戶修建的倉庫屋檐側面有天主教的西歷年號為由,強制將荷蘭東印度商館移到長崎的出島,由荷蘭商館支付租金來解決修筑資金回收問題。時任荷蘭商館長的卡隆(Franois Caron)沒有提出異議,荷蘭商館于次年4月由平戶移至出島。

      出島的荷蘭商館有建筑物60余棟,平常主要有商館長、次席、商館員、書記官、醫師、木工以及廚師等10~15名歐洲籍人常住,館內還配備從爪哇等地招募來的仆人數名。荷蘭商船一般在夏季7-8月赴日,貿易結束后于當年的11-12月歸航,貿易期內的四五個月內會有大量的外國人(以荷蘭人為主的歐洲人、馬來人)停留在商館。此外,出島上還有百名左右的日本人,擔任著島內日常管理、貿易監督和翻譯等工作。但是無論是商館的荷蘭人,還是當地的日本人,皆禁止無許可出入出島。⑦出島的出入口只有一處——出島橋,橋頭設有門衛,對進出人員進行嚴格盤查。早期商館著名的醫師恩格爾伯特·坎普法⑧(后文簡稱“恩格爾伯特”)曾經形容出島如同“國立監獄”。

      為了維護島內商館成員的健康,荷蘭東印度公司總部(位于巴達維亞)每年會指派醫師來出島赴任,這些醫師的職責是負責商館內外籍人員的診療和健康維護,但是在獲得許可的情況下也可以進行出診、接待日本人來診和問詢醫學知識等活動。對于幕府來說,出島的荷蘭商館不僅僅是貿易的窗口,也是日本接受西方技術情報的來源地,所以幕府非常重視商館醫師的技術能力,對荷蘭商館派駐的外籍醫師的要求很高,能否協助日本人獲得醫學、植物學以及博物學等科學知識經常出現在幕府的公文中。自出島荷蘭商館建立后,每年都會有一到兩名醫師、藥劑師來日赴任,這些人在負責商館成員健康維護工作的同時,還通過翻譯和日本醫師、病患溝通交流,甚至協助幕府進行藥用植物調查、開辦醫學校等,使得東西方醫藥學知識在此有了深入的互動。由于資料缺乏,這些外籍醫師在日本的行醫事跡多數已不可考。本文選取西文中資料較為完整的三位醫師,分別是江戶早期的漢斯·J.H.(Hans Juriaen Hanke,生卒不詳,后文簡稱“漢斯”)、恩格爾伯特,以及江戶晚期的西博爾德(Philipp Franz Balthasar von Siebold,1796-1866),作為西方醫藥文化傳播的代表者,來考察整個江戶時期日本外籍醫師活動范圍的變化和對日本醫學發展的影響。

      二 出島外籍醫師的活動與醫藥文化交流

      (一)外科醫生漢斯的江戶之旅

      江戶初期,幕府雖然需要出島作為獲取西方信息的窗口,但是為了防止日本國內的信息外泄,幕府對出島各項活動都嚴格監控。商館醫師們和外界接觸的機會很少,陪同商館長去江戶謁見將軍可以說是醫師們和日本人接觸最深的機會。江戶謁見是荷蘭人為了感謝將軍允許荷蘭人在日本貿易,由商館長赴江戶謁見將軍并向其獻上歐洲特產的例行活動,日本稱為“江戶參府”。從1609年開始,到1850年為止,荷蘭商館長的江戶謁見共計達166回,⑨其中1633年以后每年一次,至1790年起則改為4年一次。⑩由于從長崎到江戶大概需要3個多月,加上停留江戶的2~3周的時間,耗時耗力,商館長都會帶上商館的醫師。在謁見將軍的活動結束后,日本人醫師、蘭學者們(指對蘭學有研究或者有興趣的學者)可獲許到荷蘭人的住宿地長崎屋(11)拜訪。來往的日本人有向外籍醫師詢問醫學、藥學知識的,也有交流輸入的西洋藥品、器材使用方法的,這使得謁見期間的長崎屋一時熱鬧非凡。荷蘭人的江戶之旅可以說是東西方醫師交流的珍貴機會。

      德國人漢斯于1655年10月被荷蘭東印度總公司派來出島擔任外科醫師,同年12月他陪伴時任商館長揚·布拜(Jan Boucheljon)赴江戶謁見,并于翌年2月抵達江戶長崎屋。據荷蘭商館的日志記載,抵達江戶的第二日(2月5日),商館長等人按例將準備獻給將軍的珍品運送到大目付(江戶幕府的監察職務官)井上政重處進行檢查入庫。依據目錄,進獻的東西除鐵制的義肢、外科繃帶、手槍、放大鏡等幕府預定商品外,還有一些為幕府統治者感興趣的紅葡萄酒、蒸餾酒和天鵝絨等歐洲奢侈消費品。(12)值得注意的是,記錄中明確提到進獻的義肢包括了手、腳兩種。有關義肢的記載,已發現最早的義肢是意大利大約在公元前300年用黃銅和木頭制成的下肢。(13)隨著火器的大發展,到16世紀時,歐洲已經出現了截肢手術的技術標準。(14)可見,江戶初期,歐洲醫學在外科截肢手術上已經比較成熟。而這次漢斯一行帶來的義手、義足是4年前幕府向荷蘭商館訂貨的商品。

      一般來說,幕府會向荷蘭商館預定需要的貨物,接收到貨物后,相關人員會就貨物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項詢問商館人員。為仔細了解情況,井上政重在其宅院接見漢斯一行人,詢問荷蘭商館進獻物品的情況。特別是對荷蘭進獻的義肢和其他一些醫藥品的使用方法,井上抱有濃厚的興趣。根據日志記載,井上因為自身有膀胱結石的病,還特別詢問漢斯關于膀胱結石有效藥的用法。會談最后出現了一位日本人醫師,漢斯向他解釋了解剖書的一些內容。日志中提到這部解剖書的作者是維薩里(Vesalius),這本解剖書應該是安德雷亞斯·維薩里(Andreas Vesalius)著的拉丁文《人體的構造》一書。(15)該書于1543年出版,內容以維薩里在帕多瓦大學的講座為主,以常見的解剖案例為基礎,是解剖學史上的一本巨著。關于日本人醫師獲得此書的渠道,日志中并沒有記載,但是從日本醫師對書的內容產生疑問并請教漢斯的情況來看,當時東西方醫藥學書籍的交流十分活躍,否則類似于解剖學這樣普及率較小的書籍是很難到達遠在東方的日本。而語言上的不通并沒有成為該書傳播的障礙,從日本醫師詢問的問題來看,該醫者對拉丁文有一定的了解。在給日本醫師解釋了一些藥品的效用和使用方法后,漢斯一行回到長崎屋。數日內,井上的專屬葡萄牙語翻譯新右衛門又登門詢問幾種藥品的用法,最后,井上送了兩套和服給漢斯,作為問答的酬謝。(16)

      除了接受官方的詢問外,停留江戶期間,漢斯作為醫師也接待了很多幕府關系者的問診和咨詢。比如,到達江戶不久的2月8日,新右衛門受命來到漢斯住宿的長崎屋,學習藥品的調制法。漢斯聽聞后,教授他必要的知識,新右衛門將軟膏等藥品的制法和這些信息如實記錄,并呈報井上。(17)雖然日記上只是寥寥數語,但是基本還原了外籍醫師和日本人在醫藥方面交流的概貌。雖然當時并未禁止日本人和外國人接觸,但即便有機會見面,語言不通也很難交流。所以,前來學習醫術、技術的一般是會荷蘭語或者葡萄牙語的翻譯,很多荷蘭語翻譯由于習得了外籍醫師的外科醫術和膏藥制作技術等知識,成了日本紅毛流外科的名醫。比如,楢林鎮山(18)就是從小通詞(翻譯職務)開始,在外籍醫師處學得醫術后成為楢林流外科的創始人。(19)

      除教授醫藥學知識外,外籍醫師在獲得允許后也可以給日本患者看診。根據日志記載,2月11日,新右衛門帶了一位名為堀野采女的人來長崎屋就診,但是由于這位患者年紀很大,并且患有神經因素的肌肉僵硬已20多年,漢斯認為“已經無法完全治愈,只能在可能的范圍內給藥,緩解其痛苦”。(20)除此之外,漢斯還接到了井上的命令,于2月15日赴土佐守(土佐藩大名)府中看診。土佐藩的藩主山內忠義4年前突發中風,導致身體局部出現神經麻痹,漢斯的診斷是無法治愈,但針對其癥狀給予了涂抹藥油和膏藥。此后,漢斯又數次赴土佐守府中看診,山內的病情雖有緩解,但是涂抹處出現了水泡和腫脹,因此停止了治療。(21)雖然治療沒有繼續下去,可是漢斯還是獲得了兩套和服作為看診的回禮。(22)

      商館一行結束江戶的謁見后便開始返程,因為停留江戶的時間有限,漢斯在返程途中以書信形式回復了沒能進行診療的人,詳細介紹了病因和注意事項,并將沿途發現的治療膀胱結石的特效藥草,采集后添加使用說明,用書信一同傳遞江戶給了井上。(23)

      從上述日志的記載來看,江戶謁見期間,外籍醫師會為日本人看診,同時接受各種診療和藥品的相關問詢活動,這對蘭日雙方的醫師來說都是知識交流的珍貴機會。但是時間有限,日本醫師很少能得到充分的學習時間。因此,外籍醫師在出島期間也會接到幕府方面很多關于傳授醫藥知識、調查藥材的請求。1656年5月漢斯就奉命接待了當時長崎名醫向井元升(24)的來訪,向其傳授“常見病”的藥品制法。(25)有關向井這次請教的內容,商館日志中有詳細的記載,即“在出島管理者(町年寄)的陪同下,全體日本翻譯參與、記錄了各種膏藥的處方”,(26)學習授課不定期舉行,持續到同年的8月末,荷蘭語中混雜著大量的拉丁語和葡萄牙語,用來說明各種藥物及制作方式,這使得翻譯工作難度很大。(27)商館日志中并未提及此次學習的成果,但是經過長達兩個多月的藥物和制藥方式的翻譯、校對、確認等互動式的學習,通詞們應該對所翻譯的處方有了一定的認識。

      同年12月,向井再次來到出島的商館,并向長崎奉行申請攜漢斯一起在長崎郊外尋找治療膀胱結石的特效藥草,在經過商館長的允許后,漢斯和向井一行得以赴出島以外的山地尋找藥草。隨后的1月份,向井再次攜漢斯和全體翻譯赴長崎市內尋找藥品,行動持續了兩日。(28)之后,向井帶了兩本《歐洲流的治療術》的日語譯本來到商館,這兩本書是向井在翻譯的幫助下,根據外籍醫師口述知識進行翻譯、整理而成的,他希望商館長在赴江戶謁見時將書轉交給大目付井上。向井認為此譯著是前任外科醫生傳授的醫學知識,內容應該無誤,希望漢斯和商館長對這兩本書內容進行確認并署名,以向幕府證明其內容可信。但是,漢斯和商館長二人對書的內容抱有疑問,并沒有同意向井的要求。(29)向井并沒有放棄,此后通過長崎奉行又送來譯著《醫學書》一冊,因為該書是長崎奉行送來的,商館方面沒有辦法只能接受。之后,為了保證進獻給將軍的書籍內容的準確性,漢斯和商館長夜以繼日忙個不停,核對內容后二人署名并將書的四周封印起來。(30)

      從上面記述的內容來看,出島的外籍醫師不僅不定期為日本人釋疑、傳授醫術,還曾和他們一起外出調查藥草,雙方的交流較為頻繁。而向井帶來的兩冊日語醫學譯書,是將外籍醫師平時口述的醫學知識按照自己的理解一點點翻譯、記錄、整理而成的,書籍的完成不可能一蹴而就,這也從側面證實在漢斯之前,向井就和外籍醫師有著長期的交流。雖然當時很多的醫師不懂荷蘭語或者葡萄牙語,但是他們中的很多人對西方傳來的醫藥學書籍的內容產生興趣和疑問,憑借自身對傳統醫學的造詣,在翻譯的幫助下,醫師們向外籍醫師詢問、確認自己的看法,甚至還親自試驗輸入的藥品和器械,這些嘗試使得日本醫師對“荷蘭流醫學”(31)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不同于那些從事翻譯、后來才習醫的醫師,傳統漢方醫師有著一定的醫藥學基礎知識,在接受外籍醫師的書籍和技能的同時,他們對東西方醫藥學的記載內容進行了很多對比和質疑。譯著也更多采取意譯方式,借用很多傳統醫學的專有名詞,讓讀者接收到的西方醫學知識更加本土化,便于讀者能夠充分理解內容。這些譯著實際上是西洋醫學和日本傳統醫學交流、融合的產物。

      (二)恩格爾伯特的醫學活動

      恩格爾伯特以《日本志》(32)作者的身份聞名于世。他在著述的序中提到了曾在出島蘭館中教授日本青年荷蘭文和西洋醫術、解剖術的經歷,遺憾的是由于年代久遠,書中提到的“日本青年”的身份很難確認。不過,恩格爾伯特在回到歐洲后,留下了很多有關于日本的針、灸、龍涎香、茶以及造紙、鎖國論等內容的書稿,(33)這些成為歐洲人眼中的日本“初印象”。其記錄內容,圖片精美,解說翔實,通過他的著述再現了當時出島蘭館的醫藥學交流的情況。

      恩格爾伯特1651年出生于德國萊姆戈,1690年9月作為醫生被派往長崎出島任職,在此期間分別于1691年、1692年兩次隨時任商館長赴江戶謁見,并幸運地得到將軍德川綱吉的接見,被詢問有沒有“長生不老”的靈藥。根據蘭館日志記錄,恩格爾伯特就“靈藥”回答將軍,當時荷蘭的希爾維厄斯教授(Prof.Sylvius)發明了一種可以強健身體、增進活力的藥(Sal volatile oleosum Sylvii)。當被詢問能否制作這樣的藥時,恩格爾伯特回答雖然可以制作,但是在這個國家(日本)不行。此后,幕府為了獲得這種“靈藥”向荷蘭商館訂購該藥品,并下達了盡快送達的貿易命令。(34)

      不同于漢斯,恩格爾伯特受到了將軍接見和問詢,實際上反映出17世紀末將軍(幕府)對西洋醫術、醫藥認知的一種變化。這一時期幕府的鎖國體制逐步確立,滯留日本的外國人被嚴格限定在指定區內居住并接受監視,荷蘭人不能培養外籍翻譯,只允許教授日本人荷蘭語來充當翻譯。(35)在江戶初期,謁見一般是由負責的監察人員代替接受謝禮,很難受到將軍的親自接見。然而,恩格爾伯特一行卻在鎖國體制日漸完備的情況下,受到了將軍的親自接見和問詢。從詢問內容來看,將軍(幕府)對西洋醫學、歐洲的“靈藥”產生了一定的興趣。當時,將軍的侍醫一般都是由世代相傳的名醫擔任,即使是民間著名的醫師也很難被召用,更不用說不被信任的外籍醫師。但是,西洋醫術在外科技術上的速效和對人體正確、科學的解釋,使得西方醫藥學逐漸獲得很多日本醫師的信任,并通過他們進一步在民間傳播。能夠接受將軍問詢,證明當時西方醫藥學在日本已經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另一個例子就是“紅毛流醫師”楢林鎮山曾被將軍德川綱吉招募。楢林鎮山在日本醫學史以“楢林流外科”的創始人而聞名,和恩格爾伯特的交往甚密,曾以W.霍夫曼(Willem Hoffman)贈送的外科醫書為底本,結合自己的漢方醫學知識,翻譯、編著《紅夷外科宗傳》。(36)在該書的序中,貝原益軒(37)記錄了楢林鎮山的從醫經歷。(38)成名后,楢林因為紅毛流的外科醫術被招募為將軍御用典醫,但是楢林拒絕赴任;之后其藩主黑田綱正(筑前藩)也曾三次招其為侍醫,同樣被其推辭。(39)從記錄上看,楢林雖然并沒有擔任過幕府及大名的侍醫官,但是如上所述,將軍和大名的侍醫多為典醫官世襲,很少從民間招募,楢林多次被招募,也從側面反映楢林的西洋醫術受到官方的認可。

      除了和楢林交往以外,恩格爾伯特在出島生活的兩年間和其他很多醫師也有著直接的交往。著名的本木莊太夫(1628-1697)曾擔任荷蘭語翻譯,在恩格爾伯特等外籍醫師的影響下逐漸對西洋的人體解剖術產生興趣。積累了一定的語言學、醫學和解剖學的知識后,本木翻譯了德國人約翰(Johann Remmelin,1583-1632)的荷蘭語版解剖書。該書在1772年以《和蘭全軀內外分合圖》為名出版,是日本最早的人體解剖書,(40)比《解體新書》還要早90多年。本木的譯著沿襲了歐式的多層折疊方式,讓人體器官的層次更加立體。他翻譯原著的同時還編纂了注解書一冊。翻譯方式上,對傳統醫學中沒有出現過的身體部位、功能翻譯時,本木利用自己的漢方醫學知識對歐洲的專有名詞進行修正,讓日本醫學者能理解其含義,特別是對部分解剖學名詞的創設可以說是在東西方醫學、解剖學知識交融基礎上的創新成果。

      (三)西博爾德的醫學活動

      西博爾德1796年出生在德國維爾茨堡的醫學世家,畢業于維爾茨堡大學醫學部,主修醫學,并對動植物學和民族學均有研究。1823年被派遣到出島擔任蘭館的高級醫師,直到1829年才回到歐洲。(41)

      西博爾德和漢斯以及恩格爾伯特不同,來到日本后,他對日本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出島待了6年,自愿續約醫師聘期。在日期間,他收集了大量有關日本的資料和動植物標本,并將這些送回歐洲。現在的萊頓大學圖書館、荷蘭國立民族博物館、大英博物館等地均保存了大量西博爾德的收藏品。

      由于外國人被禁止外出,被局限在出島的西博爾德最開始也只是在工作之外幫日本人看診和教授醫學知識。他在蘭館為一些經常來出島詢問的日本醫師開設定期講座授學。(42)通過努力,西博爾德獲得在長崎市內的蘭學館以及當時的名醫館吉雄塾(43)、楢林塾為日本人看診和開設醫學講座的許可。(44)在外出的過程中,西博爾德利用自己的醫學、動植物學等知識,撰寫了很多信息豐富的報告。當時的荷蘭因為第七次反法戰爭(1815年),經濟上受到較大損耗,急需振興在亞洲的殖民地貿易,因此對日本的關注也大大加強。為了配合西博爾德的各項采集、調查活動,1825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再次派藥劑師恩里克(Heinrich Biirger,1804-1858)和植物學專業的繪師威乃衛(C.H.De Villeneve,生卒不詳)來到出島,組成了一個日本研究的調查小組。(45)之后,西博爾德及其小組成員在日本進行多項動植物學調查,歸國后先后出版《日本》(20冊)、《日本動物志》(5卷)、《日本植物志》(2卷)等著作,詳細記錄了當時日本的各項情況,特別是其中很多動植物記錄都配備了標本和彩繪圖,歐洲人通過這些書籍得以了解遠在東方的日本國信息。對于日本來說,西博爾德的研究行為是真正意義上本國動植物學研究的開始,對于西方來說則是拉開了東方研究,特別是日本動植物學研究的帷幕,客觀上促進了東西方藥用動植物學的交流。

      由于雙方的醫學交流頻繁,1824年官方允許西博爾德在長崎近郊開設“鳴瀧塾”(又名“西博爾德荷蘭塾”),接收日本人,定期舉辦醫學課程,這是外國人首次被允許在日本開設教育機構。鳴瀧塾以醫學為首,教授化學、植物學和調劑等自然科學與技術。由于資料損毀,其授課的內容我們無法詳知,但是德國的波鴻魯爾大學圖書館保存了當時西博爾德帶回的40余部日本人提交的荷蘭語研究論文,上面仍然保留了西博爾德的批注痕跡。從論文的批注內容看,雙方的教學不僅僅是醫學知識的傳授,還有醫學研究的指導。(46)同時,西博爾德還通過指定題目,在長崎的近郊采集動植物,教學生使用實驗器具來進行相關實驗。(47)

      1826年,西博爾德隨時任商館長赴江戶謁見,在江戶期間,他以醫師的身份和幕府的醫師、蘭學者進行了頻繁的座談和資料交換;(48)并在往返江戶的途中觀測和勘察了大量的動植物,由助手恩里克記錄下來。由于他本人非常注重醫藥學的研究和教育的科學性,他和日本人的交流帶有近代歐洲科學教育的濃重痕跡,西洋醫學、博物學等知識的系統輸入,使得其門人對醫學、植物學等自然科學的實用性有了重新的思考。他的學生中出現了美馬順三、岡研介、二宮敬作、高野長英、伊東玄樸、石井宗謙、伊藤圭介等多位醫師和植物學家,其中伊東玄樸是現在東京大學前身之一——神田種痘所的創立者;伊藤圭介是日本最早的理學博士,編著的《泰西本草名疏》是日本首部采用林奈植物分類系統的著作。可以說,西博爾德的醫學及自然科學知識的傳授對日本醫學、植物學等自然科學近代化有著深遠影響。

      從漢斯到恩格爾伯特,再到西博爾德,出島的外籍醫師們經歷了被嚴密監控到許可出入,再到允許外出、教育辦學的漫長過程。作為西方文化的代表者,這些外籍醫師實際上承擔了西方醫藥學、博物學、語言學傳遞的中介角色。出入出島的日本人多數是對西方醫藥學感興趣的醫師,(49)他們根據自身已有的傳統醫學知識,對商館醫師帶來的西洋醫藥學知識、技法進行了甄別和比較,公開了很多書稿、著作。這些書籍引起了日本人對人體、自然科學的強烈關心,也加深了他們對西洋醫藥科學本身的認識,使得日本醫學出現了多元化發展趨勢。外籍醫師及其翻譯、門人的醫學知識傳播,對近世日本西方醫藥學教育實行了啟蒙,奠定了日本近代醫學、藥學科學研究的基礎,這些也成了明治維新以后政府強力實行醫藥學近代化的基石。同時,當時外籍醫師對日本的文化和自然科學的研究成果被傳遞回歐洲,成為歐洲早期系統了解日本的渠道,很多研究成果在今天仍然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客觀上促進了西方對日本的了解。

      在外籍醫師活動范圍變化的背后,是幕府對西洋醫藥學等科學知識和技能的關心,這起到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雖然幕府組織學習活動的目的是獲得有利于日本的知識、技能,但是其行為具有官方性質,使得雙方的醫藥學交流具有一定的組織性、系統性,這和早期西方醫藥學在中國零散的傳授方式截然不同。長期、持續的互動式交流,使得西洋醫藥學在日本形成了固定的多個流派,經歷長期發展后,日本甚至出現了“漢蘭折中”的醫學流派,即將傳統漢方和西方醫藥學知識融合的醫學世家,并逐漸形成規模,實現了東西方醫學交融發展。

      不同于江戶時代的外交、對外貿易等活動,在不斷固化的鎖國體制下,出島蘭館的醫藥學交流活動成為特例,成功實現了異域醫藥學文化在日本的傳播和普及。這些醫藥學知識長期、持續的輸入,又串聯起繁盛的東西方自然科學等方面的互動,客觀上促進了歐亞雙方的文化認識,出島作為這一異域文化的交流地也大放異彩。

        注釋:

      ①ジョソ·ズィー·バゥア:《日本たたおける西洋醫學の先驅者たたち》,金久卓也訳,東京,慶應羲塾大學出版會,1998,第12-22頁。

      ②長崎県教育委員會編《出島:一般國道499號線電線共同溝整備工事たた伴ぅ緊急調查報告書》(《長崎県文化財調查報告書》第184集),長崎県教育委員會,2005,第1頁。

      ③得益于織田信長時代支持貿易的政策,日本人與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在南海的貿易興盛。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從澳門運來大量生絲與日本人交易,獲得大量利潤,被稱為南蠻貿易。

      ④羽田正的研究認為,日本禁教前,天主教徒的數量大約在37萬至50萬人之間,見氏著《東ィソド會社とアジアの海》,東京,講談社,2017。

      ⑤島原半島本是天主教大名有馬晴信的領地,天主教盛行。禁教令頒布后,新大名對原有的天主教徒的殘酷迫害和重稅政策,使得島原及鄰近的天草地區爆發了日本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農民起義。

      ⑥岡美穗子:《商人と宣教師——南蠻貿易の世界》,東京大學出版會,2010,第323頁。

      ⑦片桐一男:《開かかれた鎖國——長崎出島の人·物·情報》,東京,講談社,1997,第15-39頁。

      ⑧恩格爾伯特·坎普法(Engelbert Kaempfe,1651-1716),德國人醫生,博物學者,是第一位向歐洲系統介紹日本的學者,著有《日本志》,被譽為“出島三學者”之一。

      ⑨“江戶參府旅行”,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⑩片桐一男:《開かかれた鎖國——長崎出島のの人·物·情報》,第24頁。

      (11)長崎屋是位于現在的東京都日本橋附近的藥店,因歷史上作為荷蘭商館長一行在江戶指定的住宿地而聞名。

      (12)《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5-1656.2.6,荷蘭國立中央圖書館(Algemeen Rijksarchief,s'Gravenhage=ARA)所藏。

      (13)王興伊:《吐魯番出土的我國現存最早的木制假肢》,《中醫藥文化》2015年第4期。

      (14)沈凌、喻洪流:《國內外假肢的發展歷程》,《中國組織工程研究》第16卷第13期,2012。

      (15)《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13。

      (16)《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a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19。

      (17)《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8。

      (18)楢林鎮山(1648-1711)為江戶中期的荷蘭語翻譯,9歲在長崎開始學習荷蘭語,寬文六年(1666)任小通詞(翻譯官職位之一)、貞享三年(1686)年晉升為大通詞。

      (19)“楢林鎮山”,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20)《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11。

      (21)《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21。

      (22)《出島商館日記》(ARA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21。

      (23)《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2.21。

      (24)向井元升是江戶初期著名的醫師、本草學家,著有日本最早的本草書《庖廚備用倭名本草》,在漢方醫學、天文學、儒學方面皆有很高的成就,對蘭學也有濃厚的興趣。他曾在翻譯的幫助下,編著了13卷的《紅毛外科秘要》,并對西洋的天文學書進行批判和翻譯,著成《乾坤弁說》一書。

      (25)《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fol.155,時任出島商館長Joan Boucheljon寫給后任者Zacharias Wagener的信,Berightschrift,door gemt E:Boucheljon op des selfs versouk aen synen successeur den E:Zachanas Wagenaer,dato pmo Novembr 1656。

      (26)《出島商館日記》(ARA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5.8。

      (27)《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6.8.30。

      (28)《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7.1.5。

      (29)《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7.1.14。

      (30)《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69卷,1657.1.18。

      (31)“オランタ醫學”,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32)原名“Historia Imperii Japonici”,這是第一部向歐洲系統介紹日本的書籍。

      (33)有關恩格爾伯特的書稿,其生前只出版了《延國奇觀》(Amoenitatum Exoticarun)。另外其手稿和遺稿、藏書等由其外甥出售給英國人漢斯(Hans Sloane),其中有關日本的部分經過漢斯個人文庫管理者的校訂和翻譯,在1727年出版了英文版《日本志》(The History of Japan),隨后又出版了法語版、荷蘭語版、拉丁語版和德語版等,影響廣泛。

      (34)《出島商館日記》(ARA 1.04.21,Nederlandse Factorij Japan)第105卷,“出島商館長日記1691-1692”,1692年1月27日。

      (35)ウオルフ方ソケ·ミヒエル:《エンクルベルト·クソペルから見た日本語》,《洋學史研究》1996年第13號。

      (36)“楢林鎮山”,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37)貝原益軒(1630-1714),江戶時期著名的醫者、本草學者,著有《大和本草》等。

      (38)原文為“和蘭國,又名紅夷,其國遠在極西,然近古以來,彼土之商舶,每歲來湊于長崎港,寄客絡繹而不絕,其國俗窮理,往往善外治,治療病有神效,其術可為師法,我邦人學之者不尠矣……長崎人得生軒楢林氏時敏丈人者,自妙齡當好醫術,擇紅夷來客善外治者,師之學之不止一人,彼師授以口訣、傅之以文字,丈人素為紅夷之狄鞮,而受公養,夙能通彼蕃語,識彼國字,故聽其口訣、讀其文字,而曉其術也。比之他人,甚易矣。且覃思研應,用心此術,多壓年所為。是以其術精良、其法純熟,前所為得之於心,應之於手……”古賀十二郎:《西洋醫術傅來史》,東京,日新書院,1942,第137頁。

      (39)“楢林鎮山”,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40)“本木莊太夫”,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41)宮崎克則:《シーボルト〈NIPPON〉の山々と谷文晁〈名山図譜〉》,《九州大學縂合研究博物館研究報告》2006年第4期。

      (42)宮坂正英:《シーボルトと日本の近代科學》,《建設コソサルタソッ協會會誌》第272號,2016。

      (43)吉雄耕牛(1724-1800)創設的醫館。吉雄耕牛原為長崎荷蘭語通詞,后跟隨荷蘭人醫師學習外科診療技術,創立了“吉雄流外科”,以切脈、腹診、針刺、整骨等10項外科術而聞名。

      (44)“シーボルiト(Philipp Franz Balthasar von Siehold)”,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Japan Knowledge。

      (45)參見宮坂正英《シーボルトと日本のの近代科學》。

      (46)西博爾德所批注的日本人論文的信息由九州大學比較文學院講師青木志穗子女士提供。

      (47)參見宮坂正英《シーボルトと日本の近代科學》。

      (48)“シーボルト(Philipp Franz Baltasar von Siebold)”,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術ニカ),Japan Knowledge。

      (49)ジョソ·スィー·バウア:《日本たおけるる西洋醫學の先驅者たち》,第7頁。  

    作者簡介

    姓名:童德琴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崔蕊滿)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58福彩 www.idoltheory.com:景洪市| www.anahuacpn.com:拜泉县| www.killdevilhillbrooklyn.com:黄冈市| www.ab-mc.com:若尔盖县| www.2009k.com:蕉岭县| www.halothreads.com:攀枝花市| www.paknts.com:宿州市| www.ystsclq.com:女性| www.lunglinks.com:镇原县| www.homouie8.com:五河县| www.juntongmould.com:佛学| www.massage-prague.net:西安市| www.gamelip.com:耒阳市| www.yungtsai.com:双柏县| www.mfwsn.com:威宁| www.jacobswelldrilling.net:龙门县| www.dualbux.com:邓州市| www.convites-casamento.com:阜平县| www.caigangf.com:喀喇| www.smartwhitesmile.com:萝北县| www.wh-tattoo.com:方正县| www.actuneups.com:昌都县| www.losninosdelrey.org:博客| www.cp3669.com:阿拉尔市| www.manytronics.com:区。| www.tc-punching.com:绥德县| www.41en.com:商丘市| www.awov.org:伊宁市| www.alternateexpressions.com:革吉县| www.n9bx.com:巴东县| www.stoppenmetrokentips.com:治县。| www.lomachihuahuas.com:司法| www.yuezhan88.com:建德市| www.ymt-tea.com:柞水县| www.xinya-painting.com:苍南县| www.myumldesigner.com:温泉县| www.lbgnjy.com:法库县| www.bookingcomuk.com:新龙县| www.cloudhostingcity.com:元氏县| www.therapycenterkita.com:江源县| www.626190.com:江城| www.j2jb.com:汉川市| www.cef3.com:内黄县| www.mfbbn.com:温州市| www.pearlfan.com:广丰县| www.rerrt.com:淄博市| www.020hpgl.com:孟连| www.jsccdt.com:巢湖市| www.commonelementllc.com:宁武县| www.aroyalhangover.com:永康市| www.spicythaievans.com:会宁县| www.agenciaaccords.com:民勤县| www.glitznglow.com:望江县| www.vicomech.com:玛曲县| www.xcxttc.com:鄂尔多斯市| www.zj-meihong.com:江达县| www.hzchengkuo.com:密云县| www.tv680.com:宝清县| www.n2568.com:上蔡县| www.trading-index.com:昌都县| www.wordsilove.org:阿鲁科尔沁旗| www.champaignilmls.com:井研县| www.altermolfetta.com:盘山县| www.mgxsp.com:门头沟区| www.baidujxcm.com:大兴区| www.r3989.com:乌什县| www.bishuikuai.com:罗甸县| www.guolianmc.com:蒙自县| www.grandmasn.com:北票市| www.zzjinbowei.com:梅河口市| www.z8683.com:龙胜| www.dcwt.org:安阳县| www.sableridgevillage.com:辉南县| www.cf667.com:澄江县| www.ship-worldwide.com:平度市| www.speed28.com:泸州市| www.n9878.com:河西区| www.cskurumsaltuketim.com:武隆县| www.290428.com:镇原县| www.sq633.com:嵊州市| www.creantik.com:汝阳县| www.muyeyan.com:芦溪县| www.gerakansehat.com:鹤岗市| www.globalnj.com:吐鲁番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