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iiuop"><menuitem id="iiuop"></menuitem></source>

    <cite id="iiuop"></cite>
  1. <tt id="iiuop"><span id="iiuop"></span></tt>

  2. <cite id="iiuop"><noscript id="iiuop"></noscript></cite>
    <tt id="iiuop"></tt>

     首頁 >> 跨學科 >> 文史哲融通
    詮釋學與作為本體論的文學閱讀事件
    2020年12月29日 16:54 來源:《山東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李建盛 字號
    2020年12月29日 16:54
    來源:《山東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李建盛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哲學詮釋學把閱讀作為文學詮釋活動的核心概念,把閱讀活動提升到本體論的地位。哲學詮釋學影響下的接受美學、讀者反應理論以及閱讀反應批評等共同構成了當代文學閱讀理論的大合唱,并實現了文學闡釋從作者中心論、作品中心論向讀者中心論的理論轉變。詮釋學的閱讀是一種理解者積極參與文學作品文本的主動行為和創造行為,詮釋學的文學閱讀和理解始終是一種鮮活的、動態的經驗,文學作品的意義同樣發生在作為本體論事件的閱讀和理解事件中。

      關鍵詞:詮釋學;文學;閱讀活動;理解事件;辯證法

      作者簡介:李建盛(1964—),男,湖南汝城人,北京外國語大學中文學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導師。

      基金:2019年度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中國文學闡釋學的中外話語資源、理論形態研究與文獻整理”(19ZDA264)子課題“現代西方文學闡釋學之演進”的階段性成果。

      傳統的文學理論并非沒有涉及讀者和閱讀的問題,但真正把文學閱讀上升到文學活動本體論地位的理論是哲學詮釋學。伽達默爾的哲學詮釋學及以此為理論基礎的接受美學、讀者反應理論和閱讀反應批評等共同構成了當代文學閱讀理論的大合唱,從而實現了文學闡釋從作者中心論、作品中心論向讀者中心論的理論轉變。哲學詮釋學認為,作為一種自律性存在的文學作品,其意義的實現必須有理解者的參與性理解,而閱讀便是一種理解者積極參與文學作品文本的主動行為和創造行為,文學作品的意義就是在對本體論事件的閱讀和理解中發生和實現的。因此,詮釋學把作為文學接受活動和意義理解的閱讀提升到了一種本體論的地位,而文學閱讀的問題也由此成為文學詮釋學的一個極為重要的課題。

      一、閱讀在當代文學闡釋中的本體論地位

      特里·伊格爾頓在談到現代文學理論的轉變時寫道:“德國詮釋學的最新發展被稱為‘接受美學’或‘接受理論’……接受理論考察讀者在文學中的作用,因此是一種相當新穎的發展。實際上,人們可以把現代文學理論的歷史大致分為三個階段:全神貫注作者(浪漫主義和19世紀);完全關注文本(新批評);以及近年來明顯關注讀者的轉向。奇怪的是,讀者一直是這個三重奏中最弱勢的,因為沒有他或她,根本就沒有文學文本。文學文本不是存在于書架上:它們是只有在閱讀實踐中才能實現的意義過程。因為文學要發生,讀者和作者一樣重要。”1當代文學理論似乎相當一致地發現了傳統文學理論中存在的這一嚴重問題,即忽視了讀者或理解者在文學活動中的積極性和創造性。當代詮釋學和閱讀理論認為,閱讀并不是外在于文學本身的活動,而是內在于文學作品的存在方式本身的理解活動。用詮釋學的話來說,閱讀是文學作品存在的一種本體論方式。

      首先,文學作品唯有通過讀者和理解者的閱讀活動才能轉化為現實性的存在,才能把原來是物質性表現文本的文學語言構成轉化成為富有生氣的文學作品。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沒有閱讀,文學作品不過是白紙黑字而已。只有在閱讀的時間性展開過程中,文學作品才能成為讀者意識中的文學作品。正如讓-保羅·薩特所說:“文學對象是一只奇怪的陀螺,它只存在于運動之中。為了使這個辯證關系能夠出現,就需要一個人們稱之為閱讀的具體行為,而且這個辯證關系延續的時間相應于閱讀延續的時間。除此之外,只剩下白紙上的黑字。”2如果文學作品不被閱讀,人們又怎么知道它就是文學作品?遑論理解文學作品的意義和真理了!無論多么偉大的文學作品,無論多么經典的杰作,不經過閱讀這個具體化的過程,都只不過是白紙黑字而已。“閱讀不僅使周圍的物理性的客體包括我正在閱讀的這本書消失了,而且它以大量的與我自己的意識緊密相關的精神客體替代了那些外在客體。”3正是閱讀活動把那些原本是物理性的文字符號轉化成了讀者意識中的東西。文學是語言的藝術,只有在接受者的閱讀中文學作品的語言性存在才能轉變為閱讀中的生動語言,也就是說,只有通過閱讀文學作品才具有真正的現實性。

      文學作品要在讀者面前成為現實化和具體化的存在,必須經過閱讀的中介。正如伽達默爾所說:“任何東西都不像書寫那樣是純粹的精神蹤跡,但是也沒有任何東西像文字那樣依賴于理解的精神。在對文字的東西的解釋和闡釋中,產生了一種奇跡:某種陌生的和僵死的東西轉變成了完全當下性和熟悉性的東西。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像它那樣能夠從過去傳遞給我們。……而書寫的傳統一旦被解釋和閱讀,它們卻如此明顯地是純粹的精神,以至于它們就如在當下向我們說話一樣。這就是閱讀的能力、理解書寫的東西的能力像一種隱秘的藝術、甚至是像一種把我們釋放而又聯系起來的魔力一樣的原因。在閱讀過程中,時間和空間似乎被超越了。誰能夠閱讀書寫傳遞下來的東西,誰就產生并獲得過去的純粹現時性。”4伽達默爾談到這一點時更傾向于傳統的文本,實際也同樣適用當代的文學作品,因為它們都必須經由閱讀這個中介才能與讀者和接受者建立聯系,才能把固化的、符號化的物理性的文本存在轉變為讀者心目中的鮮活語言,無論文學作品的主題、事件、人物形象或是整個文學作品的情感邏輯和情節結構,都唯有通過閱讀才可能成為或轉變為與讀者同時存在的文學世界。“文學所服從的唯一條件就是它用語言傳遞下來并在閱讀中被理解的東西。”5因此,只有通過理解者的閱讀活動,文學作品才作為鮮活生動的語言現實性地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其次,只有通過讀者和理解者的閱讀活動,文學作品的意義內涵和真理表現才能由接受者和理解者生動地呈現出來。沒有閱讀活動,文學作品的價值和意義都只能是一種潛在的、隱含的存在,無論其意義多么深刻和價值多么豐富都不可能為讀者理解者所把握。所有試圖對文學作品有所理解的人,不論是一般的文學讀者、分析文學作品價值的批評家,還是探討文學發展歷史的文學史學家,都不能沒有閱讀這個重要的環節。沒有閱讀,我們根本不知道文學的價值和意義在哪里,不知道其意義和價值為何物,也無法對文學作品進行闡釋和評價,甚至不知道我們閱讀的是否為文學作品。“藝術作品的存在是一種游戲,并且是那種為了使藝術作品得以具體化而必須被觀賞者觀賞的游戲。因此,對所有的文本真實性來說,也只有在理解的過程中,僵死的意義蹤跡才能轉換為富有活力的意義。”6這種闡釋重心的轉變無疑改變了作者意圖論和形式結構論的文學理解觀念。在作者意圖論和方法論詮釋學看來,文學作品的意義或者完全是由作者確定的,或者是作者審美體驗的物態化,而對文學作品的意義理解就是揭示作者的意圖或重構作者的創作心理;形式主義和結構主義者認為,文學作品的意義就在于作品自身,即在文學作品所具有的獨特形式結構中,如俄國形式主義、英美新批評或是結構主義文學理論所理解的那樣,而文學的理解和解釋的目的就在于揭示語言、形式和結構的構成與張力。按照詮釋學的觀點,這些理論實際上未能揭示讀者和理解者的閱讀活動在文學意義生產中所具有的作用。

      哲學詮釋學和當代閱讀理論認為,無論是作者本人還是作品本身都不可能使意義自明地呈現出來,作者作為文學文本的創作者,他的作品一旦完成便已與作品分離,已經交付給了讀者,而不再是作者所獨有的東西。因此,如果不通過接受者和理解者的閱讀活動,文學作品的潛在意義就不可能得到現實化。在哲學詮釋學的影響下,接受美學和讀者反應理論更加重視閱讀在文學活動中的地位和作用。漢斯-羅伯特·耀斯認為,讀者是文學接受活動不可忽視的重要活動或組成部分。“文學作品不是一個自身獨立的對象,在每一個時期都為每一個讀者提供相同的觀點。它不是一座獨白地揭示其永恒本質的紀念碑。它更像是一個管弦樂改編曲,在讀者中產生新的共鳴,把文本從文字材料中解放出來,并使之成為當代性的存在。”7對于任何試圖理解文學作品的人,要進入文學作品的世界就必須首先成為一個讀者,只有經過理解性的閱讀活動,他們才能進入文學作品所創造的藝術世界,只有讀者帶著自己已有的前理解閱讀文學作品才有可能獲得意義和價值,并作出理解性的判斷和批評。沃爾夫岡·伊瑟爾認為:“閱讀是所謂文學闡釋過程中所必需的先決條件。”8因此,從詮釋學的角度看,只要人們的興趣焦點還集中在作者的意圖和心理動機,或者集中在作品的結構方式上,就不可避免地忽視文學文本只有在閱讀事件時才具有意義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閱讀在當代文學理論和批評中的突出地位,確實體現了當代文學理論某種范式轉變,是文學作品的理解從傳統中的作者中心論和文本中心論轉向以讀者為中心,甚至把閱讀活動上升到本體論的地位,從而改變了文學理解和闡釋的方式。正如朔貝爾所說:“接受首先是作為閱讀問題,……這就必然迫使人們重新思考作者—作品—讀者之間的整個關系網絡。”9確實,哲學詮釋學從哲學理論高度、接受美學從閱讀接受的維度和反應批評從讀者能動性角度賦予閱讀在文學活動中的本體論地位,充分體現了它們對閱讀作為文學活動的重要構成部分的高度重視。把閱讀提高到文學活動的本體論地位,不僅把閱讀看作文學作品得以具體化和現實化的中介,而且把閱讀視為文學意義實現的根本性過程。

      二、文學閱讀作為一種創造性活動

      哲學詮釋學和當代讀者理論認為,在文學作品的接受和理解過程中,讀者從來就不是被動的接受者。讀者始終是具有參與性、能動性和創造性的理解者,他始終帶著自己的前理解進入文學作品的審美世界中,并根據自我理解對文學作品進行解讀和理解。在文學接受和意義理解中,閱讀始終是一種創造性參與、生產和轉換過程。哲學詮釋學“把我們的注意力轉向了藝術作品對其觀眾的藝術經驗產生影響的方式。伽達默爾的藝術理論是一種關于作品在創作之后的被表現、被展示或被閱讀的效果或生產性歷史的理論”10。但是,閱讀這個重要的文學活動事實卻被以往的文學理論嚴重忽視了。

      當然,傳統的詩學和文學理論并非完全沒有注意到讀者以及閱讀的問題,但是哲學詮釋學認為,它們只是把讀者視為被動的接受者,西方的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朗吉弩斯等都注意到文學對讀者的作用,而不是讀者對文學的積極作用。中國古代的文學理論也很看重文學對讀者的作用,如孔子說“不學詩,無以言”、孟子的“知人論世”和“以意逆志”等,都看到了文學與讀者的關系,然而,在傳統文學理論中,讀者卻始終沒有被視為一個能動的、創造性的存在。查里斯·E·布里斯萊爾在談到傳統文學理論中的讀者地位時寫道:“從柏拉圖時代到19世紀初英國文學中浪漫主義運動的興起,這種被動讀者的觀點就一直存在。盡管許多評論家都承認文本確實對讀者有影響,但批評主要關注文本。隨著浪漫主義的出現,重點從文本轉向了作者。作者現在成了一位天才,他能夠發現普通民眾不能認識或洞察到的真理。隨著19世紀的發展,人們對作者的關注也在持續,文學批評強調作者的生命、時代和社會語境作為文本分析的主要輔助手段的重要性。”11作者是真理的發現者、意義的表達者、公眾的教育者、精神的塑造者、靈魂的工程師,在這些崇高的稱號和權威面前,讀者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是不可能得到重視的;同樣,主要關注作品文本的文學理解也并不重視作者在接受和闡釋中的創造性地位和作用,而在于發現、分析和理解認為文學作品之為文學的獨特形式和結構,即在于文學作品本身的文學性,因此,讀者和閱讀在接受和理解中的地位同樣不可能得到重視,更不用說突出讀者和閱讀的創造性作用。

      哲學詮釋學的文學閱讀和理解否定作者意圖論,但并不否定文學作品的自律性存在。在強調文學作品的自律性方面,哲學詮釋學與形式結構論有某些相似之處,關鍵性的區別在于詮釋學在強調這種自律性的同時,積極肯定和高度重視讀者在文學接受和理解中的能動性和創造性。因此,在這里簡要論述20世紀文學理論中的俄國形式主義、英美新批評和結構主義的文學理解,對于我們闡述詮釋學的閱讀本體論觀點有重要的意義。俄國形式主義、英美新批評和結構主義作為20世紀的重要文學理論,為反對傳統的文學理論,基本上都把文學視為一種可以客觀分析的自律形式和結構。

      俄國形式主義者關注文學作品的文學性本身,把文學性和語言性視為以陌生化語言感知和體驗事物的方式,而不關心文學作品所表現的內容和意義,但這種感受性和體驗性是由作品的形式化自動實現的。因此,盡管俄國形式主義涉及理解的“感受性”問題,但認為“藝術”創作的目的是盡可能實現文本感受性的高度和力量。當然,感受性和體驗這些概念也是當代文學研究中的重要范疇,但在詮釋學和接受美學中更多的是指閱讀和理解過程中讀者創造性的因素,而俄國形式主義則認為文學是一種“不及物”的存在,文學作品的本體論存在就在作品所具有的文學性本身。可以說,這是一種排除了文學作品表現內容和讀者理解以及接受作用的文本崇拜。

      英美新批評更進一步把讀者的感受性視為一種“情感謬誤”,從根本上否定了讀者的作用。文學作品的情感不是由讀者賦予的,也不是由批評家發現的。在新批評家們看來,對文學作品的理解越是接近于文學作品的文本存在,就越能對文學作品作出真正的理解,也就更能對文學作品作出恰當評價。當然,新批評也談到了閱讀的問題,韋勒克、沃倫認為閱讀是重要的,但閱讀是一種個人現象,閱讀的研究不能代替“文學研究”。“盡管閱讀的藝術對于文學研究者來說是必不可少的,但如果說文學研究僅僅是為了閱讀藝術服務,那就誤解了這門系統性知識的宗旨。廣義的‘閱讀’雖也可包括批評性的理解和感悟,但閱讀藝術仍舊只是個人修養的目標。閱讀藝術是人們極為需要的,而且也是普及文學修養的基礎,但它不能代替文學研究,因為‘文學研究’(literary scholarship)這一觀念已被認為是超乎個人意義的傳統,是一個不斷發展的知識、識見和判斷的體系。”12所謂“超乎個人意義的傳統”便意味著必須求助于某種恒定不變的價值和標準,而從哲學詮釋學的角度看,這些價值和標準無疑是具有時間性和歷史性的理解者在文學閱讀和理解中作出的判斷。因此,僅僅從文學作品本身來理解和解釋文學作品,從根本上說,沒有看到讀者的積極參與性和閱讀的創造性在文學接受和理解中的作用。

      結構主義根本就不重視讀者和閱讀在文學接受中的積極作用,它突出的是文學作品本身所具有的語言結構和文本張力。在結構主義者看來,文學作品中的所謂歷史內容、倫理判斷和審美價值等是人們強加給文學的,而非文學本身所固有的東西,文學以內在的語言力量為目標,而不以真善美等外在的任何東西為目標。當然,結構主義并非全然沒有涉及閱讀問題,例如喬納森·卡勒論述和分析結構主義語言學和詩學時,也談到作品文本的效應問題以及讀者在文學解讀中的作用。他認為,把文本當作文學來讀,決不是讓人的頭腦變成一張白紙。如果讀者一點也不具備關于文學或虛構作品的知識,他就不理解一首詩究竟意味著什么。但是,他主要還是把讀者的文學能力視為閱讀文學的一種程式,是為了發現文學符號中不同于其他話語的屬性、特質和差異等。在他看來,結構主義的首要原則就是“把文學當作一種符號體系來研究。句子本身就是一些語言符號:句子將依照包含它的由約定傳統構成的文學語言環境的不同而獲得不同的意義,這樣,在文學體系內句子就成了一些能指或形式。這些能指或形式的意指就是它們在文學語言中所表示的特殊意義。”13因此,文學作品最重要的不是向人們說出了什么東西,即語言所指的東西,而在于語言的能指,而閱讀也就是去發現作品的結構和結構何以發生功能的程序。也正是這種否定讀者作用和閱讀創造性的做法,使激進閱讀理論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即把讀者和理解者提升到無所不能的地位。斯坦利·費什徹底拋棄新批評的文本中心論的做法。“文本的客觀性是一種‘幻覺’,是一種危險的幻覺;因為它是這樣一種無可質疑的實體。這是一種具有自身自足性和完滿性的幻覺。”14在他看來,能賦予一部文學作品具有意義的東西,并不是文學作品的文本本身,而是“讀者的頭腦”。

      這里應該指出的是,盡管形式結構論的文學闡釋忽視甚至否定讀者的作用,但它們強調文學作品自身的結構分析和自律性研究,都有值得借鑒的價值。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這些自律論的文學本體論觀點恰恰與文學詮釋學的作品自律性,尤其是在反對作者意圖論上具有相通之處。大衛·霍伊在談到文學詮釋學與結構主義的異同時寫道:“應該指出,詮釋學理論與結構主義理論有許多一致的地方,尤其表現在針對文學理論的方法論假設這個層面上是如此。”15但哲學詮釋學反對把文學作品視為一種“不及物”的自我封閉系統,不認為文學作品是一種純粹的審美抽象和結構,而是把文學藝術作品理解為一種意義和真理的表現形式,而這種意義和真理的實現有賴于文學作品與讀者相互作用的創造性理解事件。

      與作者意圖論試圖重建作者的創作意圖和體驗不同,也迥異于形式結構論對文學性自身形式和結構的集中關注,哲學詮釋學和當代閱讀理論高度重視和肯定讀者和閱讀在文學接受和理解中的創造性作用。讀者的閱讀并不是一種被動的接受,也不是簡單復述和重構作品內容,而是一種積極的創造性參與。正如文學是一種創造性和表現性事件一樣,閱讀同樣也是具有表現性和創造性的事件。“所有藝術作品只有在其被‘表現’中才能現實化,因此,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即文學作品唯有在它被閱讀時才能被現實化。”16沒有讀者的創造性閱讀活動,文學的表現性就不可能轉變為一種意義事件,也不可能為讀者所理解。“所有理解性的閱讀始終是一種再創造、表演和解釋。……意義和意義的理解是如此密切地與語言的實體性相關聯,因此理解也始終包含了一種內在的言說活動。”17在文學作品的語言轉化為閱讀者的語言的過程中,在把握和理解作品的意義時,讀者和理解者總是帶著自己已有的前理解進入文學作品的閱讀中,并創造性地理解和解釋文學作品。正如羅伯特·耀斯所說:“在作者、作品和公眾這個三角關系中,讀者并不是被動,也不是一連串的反應,而它本身就是歷史能量的構成。沒有讀者的積極參與,文學作品的歷史生命是不可想象的。因為只有通過讀者的中介過程,作品才能進入一種持續性的不斷變化的經驗視域。”18沃·伊瑟爾認為:“讀者的介入是完成文本的基礎,因為在事實上,這種文本的完成只是作為一種潛在的現實存在——它要求‘主體’(讀者)將潛在的東西現實化。”19因此,讀者及其閱讀活動始終是一個積極的創造性的過程,文學作品所具有潛在的意義必須經由讀者的創造性閱讀和理解才能得到實現,讀者對文本的閱讀和理解始終是開放性和創造性的。

      哲學詮釋學把閱讀提升到本體論的地位,并把閱讀作為文學詮釋活動的核心概念,對于當代文學闡釋理論的發展具有理論先導作用。“閱讀被移到了詮釋學和闡釋的中心,二者都是為閱讀服務的。閱讀同時也是一種理解。在閱讀關系到文學詮釋學的地方,首先也與閱讀有關。”“我必須堅持,是閱讀而不復述,才是藝術作品的獨特經驗方式本身,這種經驗界定了藝術作品本身。”20伽達默爾認為閱讀是與藝術相遇的重要方式,也是一種創造性和開放性的理解,因此,閱讀是內在于文學活動的本體論事件,正是這種本體論事件開啟了文學的意義世界。只有從作為此在歷史性和時間性的詮釋學處境出發,只有把閱讀和理解作為本體論事件,在閱讀和理解中,文學作品對我們來說才是現實性的存在。

      三、作為一種本體論事件的閱讀辯證法

      詮釋學認為,作為本體論事件的閱讀和接受活動并不是由文本和讀者單方面決定的,而是在被閱讀的對象與閱讀主體相互作用的閱讀事件中動態實現的。文學閱讀不能脫離文學作品文本的存在,這與形式結構論有相似之處,但作品文本及其意義的具體化和現實化需要讀者的創造性閱讀活動,這與形式結構論又有根本差異。在閱讀事件中,文學作品與讀者構成了閱讀活動的兩極,閱讀活動便是把這兩極聯結起來的中介。如何確定這個中介成為詮釋學閱讀理論研究的一個極為重要的方面,因為無論是閱讀理論對文本規定性的理解,還是對讀者閱讀的規定性闡述,最終都體現為一種本體論事件的閱讀辯證法。

      首先,與作者中心論所認為閱讀活動就是把握和理解作者表現在作品中的意圖和對作者的創作心理進行重構性猜測不同,也與文本中心論所認為的閱讀就是發現和分析客觀存在于作品中的形式和結構不同,詮釋學閱讀理論認為,閱讀作為一種文學事件是讀者與文本的對話與交流。“書本的閱讀仍然是一種其中的內容得以表現的事件。確實,文學和對文學的閱讀具有最大的自由和靈活度。這可以從如下簡單的事實中看到,即人們不必坐下來一口氣把一本書讀完,因此,如果人們想繼續讀它就必須接著往下讀;這與聽音樂或看繪畫是不同的,然而,這表明它與‘文本’的整體性相關。”21在閱讀文學作品的過程中,讀者與文本都進入到閱讀的表現事件中,讀者與文本在這種事件中構成一種交流和對話,文本就像一個“你”那樣向讀者和理解者說話,同時也需要讀者和理解者像對一個正在說話的“你”那樣面對文本的提問并回答它提出的問題。在這種閱讀事件中,理解者并不是要返回到文學文本所說的東西,如浪漫主義詮釋學所認為的那樣,閱讀就是重構文學作品的意義。詮釋學意義上的閱讀,不是簡單地辨認和重復文本表達的內容,而必須轉換為一種對話與交流的事件。伽達默爾說文本“只是一個半成品,是交流事件的一個階段”是很有道理的:“從詮釋學的立場——即從每一個讀者的立場出發,文本只是一種半成品(Zwischenprodukt),是理解事件中的一個階段,并且必須包括一個確定的抽象,即在這個理解事件中包含著分離與具體化。”22所謂“半成品”,一方面指文學作品是具自律性的存在,文學作品是邀請讀者和理解者進入閱讀和理解事件的“請柬”;另一方面指文學作品的意義必須在閱讀和理解事件中才能得到實現。換言之,文學閱讀和理解活動既不能離開文本,也離不開讀者和理解者,而閱讀就是把兩者動態聯系起來的中介。

      把文學閱讀和接受理解為一種交流與對話的事件,在當代接受與反應理論那里得到了更突出的強調。羅伯特·耀斯認為,文學的閱讀和接受活動是文學文本與接受主體二者相互作用的動態過程。在文學作品與讀者的持續不斷的經驗視域中,“發生著從簡單接受到批評性理解,從被動接受到主動接受,從認識的審美標準到超越以往的新的生產的轉換。文學的歷史性及其交流性質是以作品、受眾、新作品之間的對話性、過程性關系為前提的,而這種對話性、過程性關系可以根據信息與接受者、問題與回答的關系來構想”23。因此,正是由于讀者和接受者與文學文本建立了這種創造性的對話關系,才開啟了文學作品的意義世界,激活了文學作品的歷史生命。如果說羅伯特·耀斯更關注讀者和接受者的積極作用,那么沃·伊瑟爾則更重視文本與讀者相互作用的辯證分析。“閱讀每一部文學作品,核心的問題是作品的結構與其接受者之間的相互作用。”24他認為文學作品本身既不能等同于文本,也不能等同于具體化,文學文本不只是某種指示經驗存在的對象,讀者和文本的關系也不是認識論上的主客體之間的關系,作品的意義實現是兩者之間相互作用的創造性結果。

      因此,詮釋學的閱讀理論既承認作品文本在閱讀和接受中具有某種規定性作用,又重視讀者的閱讀和理解的能動性,從而超越純粹主觀主義和客觀主義的文學闡釋,超越作者意圖論和形式結構論的文學理解方式,把閱讀視為文學活動的本體論事件,尋求文學作品的自律性存在與創造性閱讀和理解之間積極互動的辯證法。

      其次,哲學詮釋學從人類存在的此在時間性和歷史性特征出發重新思考西方哲學史上的對話理論,從而揭示了對話性的詮釋學辯證法結構,這對理解文學閱讀經驗的辯證法具有重要意義。伽達默爾指出,18世紀的“你”“我”關系,如休謨所理解的那樣,是一種對象的客觀性與我的關系,這是一種自然科學方法論的運用,它把對話看作是人文科學的工作程序,喪失了詮釋學經驗的本質。第二種“你”“我”關系不是把對話理解為直接的關系,而理解為一種反思關系。施萊爾馬赫的方法論詮釋學認為理解者能夠比作者本人更好地理解作者,這種理解喪失了被理解者與理解者的直接關系。第三種“你”“我”關系是“對傳統具有開放性的效果歷史意識”,這是哲學詮釋學所理解的“你”“我”對話關系,這是一種直接的、彼此開放的提問與對話的交流關系,哲學詮釋學把文學閱讀和理解作為一種本體論事件體現的正是這樣一種關系。辯證法就是提問與回答的對話藝術,讀者與文本之間的關系同樣也是一種問答的對話關系。“構成對話特征的……顯然是,存在于語言中的對話——在提問與回答、給予與獲得、為不同目的而進行的爭論與對他者觀點的尋求過程中——表現了一種意義的交往,就文字書寫的傳統而言,這正是詮釋學的任務。……從根本上說,這種對話是在提問和回答中得到實現的。”25同樣,在閱讀活動過程中,讀者與文本之間的關系并不是被動的關系,而是一種由提問與應答關系構成的對話過程。因此,哲學詮釋學被稱為“對話的詮釋學”是非常有道理的:“理解作為一種交流事件,提問和回答構成了基本的詮釋學關系。伽達默爾的詮釋學是一種對話的詮釋學。”26根據這種問答辯證法,既然文學閱讀與接受活動本質上是一種對話和交流的活動,閱讀和接受活動就同樣具有對話“精神”,也必然把文本當作一個自身向讀者說話的“你”。既然文本與讀者的關系是一種“你—我”關系,那么文本與讀者之間也必然具有實際對話結構,是一種問與答的本體論事件。

      在此需要強調的是,把文本與讀者的關系理解為一種問與答的對話關系,顯然與詮釋學對文學作品的本體論存在方式的獨特理解相關。文學作品是一種具有自我表現的自律性文本。它總是向閱讀它的人言說某種東西,由于文本具有自律性特征,這種言說就不是由已經脫離了文本的作者表達的,也不是由作品再現的某種客觀的東西規定的,而是文學作品自身在言說,也就是文學作品自身向讀者提出問題。因此,在文學閱讀和接受中,文本是一種依靠自身的表現性向讀者說話的存在,這就決定了文本具有談話中的“你”的特征,就像實際談話中的“你”一樣用語言表達思想。進行閱讀的讀者和進行理解的闡釋者,同樣是一種語言性的存在,面對作品的語言講述的東西和提出問題,也必須像對一個正在對你說話和提出問題的對話者一樣進行回答和提問,必須在閱讀中用自己的語言來回答文本所提出的問題。文學作品的意義就產生于這種不斷進行的提問與回答的開放性動態關系結構中。

      根據詮釋學的問答辯證法,文學閱讀和理解過程不是單方面的被動作用,而是文本與讀者相互作用的問答辯證過程。文本向讀者和理解者提出問題,讀者和理解者回答文本提出的問題,文本再向讀者提出的問題做出反應,而讀者再次回答文本提出的問題,這是一個不斷往復的辯證對話活動,而文學作品的意義得以在這一活動中實現并不斷豐富。詮釋學現象本身“意味著對話的原始性與問答的結構。歷史的文本成為解釋的對象意味著它向解釋者提出了一個問題。因此,解釋總是包含著與解釋者所提出的問題的關系。理解一個文本便意味著理解這個問題。但是,正如我們所表明的,這依賴于我們所獲得的詮釋學視域才能發生。”27在閱讀事件中,文學作品并不是某種中立的、客觀的存在,讀者對文本的閱讀也不是簡單對作品的復述和重構,而是在一種問答辯證關系中展開的對話與交流。

      最后,閱讀和接受活動中的文本與讀者的問答邏輯體現了一種深刻的辯證法。閱讀作為一種接受活動,是一種辯證運動。哲學詮釋學認為,問題的本質意味著問題本身具有某種意義。詮釋學的問題使被問的東西進入了某種特定的語境中,正是問題的提出開啟了被問的東西的存在。“在詮釋學經驗結構中揭示的問與答的辯證法,現在允許我們能夠更準確地描述什么樣的意識是效果歷史意識。因為我們所論證的問答辯證法使理解表現為一種類似于談話的相互關系。確實,文本并不以像一個‘你’那樣的方式向我說話。我們這些試圖理解的人必須通過我們讓它說話。但是,我們發現這種‘使文本說話’的理解,并不是一種出于我們的任意做法,而是作為一個與對文本期待的回答相聯系的問題。期待一個回答本身就預設了提問者屬于傳統的一部分,并把自己視為傳統的回應者。這就是效果歷史意識的真理。”28因此,作為不斷往復變化的運動的文學閱讀和理解,就是哲學詮釋學所說的效果歷史事件,文學的意義和真理在這種效果歷史事件和視域融合中不斷展開、豐富和深化。

      我們看到,開放性對話中的閱讀和接受,不像浪漫主義詮釋學所認為的那樣是一種重構活動,也不像文本中心論所認為的那樣是對作品形式和結構的分析,而始終是一種持續對話的開放性和創造性活動。文學閱讀和接受的對話辯證法是實現作品意義的一種根本精神。“一個試圖理解一個文本的人會為文本對他講述某種東西做好準備。這就是為什么一種受過詮釋學訓練的意識,從一開始就必須對文本的相異性保持敏感的原因。但這種敏感既不把內容視為‘中立性’的,也不需要視為一種自我消解,而是需要突顯和同化理解者自己的前見解和偏見。重要的問題是必須意識到理解者自己偏見,從而使文本能夠在其所有的他者性中表現自身,只有這樣才能肯定文本自身的真理以反對理解者自己的前見解。”29因此,盡管所有閱讀和接受都是一種從前理解出發作出的具有偏見的自我理解,但它并不是一種隨心所欲的理解。詮釋學所理解的閱讀也不像當代解構理論和激進閱讀論所認為的那樣,所有的閱讀和理解都是合法的、有效的,根本不存在誤讀的問題。哲學詮釋學認為,誤讀是可能的,但是通過閱讀活動的問答辯證法和效果歷史意識能夠修正我們對文本的誤讀和誤解。

      由此可見,詮釋學的文學閱讀活動是讀者與文本相互作用的辯證過程,在閱讀、接受和理解過程中,我們不僅要肯定理解者的偏見在閱讀和意義生產中的積極作用,也必須尊重文學作品自身在閱讀和理解中的規定性,辯證地處理讀者與文本之間的關系。前理解的期待中會存在許多貌似可接受的東西,但在眾多的意義期待中并非所有的東西都是可能的。例如陳子昂的詩:“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我們不可避免地會帶著理解的期待閱讀這首詩,在這種期待中并非只有一種意義,而會有多種意義出現。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意義期待,可能籌劃各種不同又似乎合理的意義,但是,這些意義并不一定都適合我們要理解的作品。至于哪種意義經得起歷史的檢驗,便需要不斷地實現一種文本與理解之間的詮釋學視域融合,即同時考慮到文本的事實性探究和我們的前理解作用。也就是說,我們在閱讀和理解這首詩時,必須首先善于傾聽文本所說的內容,理解文本向我們訴說了什么,根據文本向我們講述的內容調節性地修正我們曾經作出的誤讀和誤判。詮釋學閱讀和理解在面向未來的意義籌劃中不斷開啟理解的事件,我們總是在這種辯證事件中聯系著文學文本和我們自己的理解,并在新的意義籌劃和視域融合中豐富、深化和拓展文學作品的意義可能性。

      總之,哲學詮釋學的文學閱讀和理解事件永遠是一種鮮活的、動態的經驗,閱讀和理解事件中的意義也總是動態的和未完成的。“如果文學文本主要是作為一個答案,或者如果后來的讀者主要是在尋求一個答案,這決不意味著作者本人在他的作品中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答案。文本的回答性是文本結構的一種形式,它提供過去作品與后來作品之間的歷史聯系,從接受的角度來看,它已經是文本結構的一種形式;它不是作品本身的一種不變的價值。”30在這種本體論閱讀和理解事件中,讀者和理解者與文學文本都必須進入閱讀事件中,讀者與文本的生動辯證運動是文本意義和審美價值得以實現的詮釋學動力。每一次新的閱讀,每一次新的視域融合,都會帶來某些不同的東西。或許,這也就是中國藝術理論所說的“虛實相生,無畫處皆成妙境”的美學境界和“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詩意境界。可以說,這種“妙境”和“風流”正是在文本世界與讀者世界的閱讀活動和理解事件中實現的,從而不斷開啟一個言有盡而意無窮的詮釋學宇宙。

      注釋

      1Terry Eagleton,Literary Theory:An Introduction,Second edition,Blackwell Publishing,1996,p.65.

      2(1)[法]薩特:《薩特文論選》,施康強選譯,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1年,第116頁。

      3(2)Geoges Poulet,“Criticism and the Experience of Interiority”,Tompkins,Jane P.,eds.,Reading-Response Criticism:From Formalist to Post-Structuralism,Baltimore: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80,p.43.

      4(3)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p.163-164.

      5(4)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160.

      6(5)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164.

      7(6)Hans Robert Jauss,Toward an Aesthetic of Reception,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2,p.21.

      8(7)[德]沃·伊瑟爾:《閱讀行為》,金惠敏等譯,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1991年,第24頁。

      9(8)[德]瑙曼等:《作品、文學史與讀者》,范大燦編,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97年,第241頁。

      10(9)Rudolf A.Makkreel,Orientation and Judgment in Hermeneutics,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15,p.39.

      11(10)Charles E.Bressler,Literary Criticism:An introduction to theory and practice,New Jersey:Prentice-Hall,Inc,1994,p.47.

      12(11)[美]雷·韋勒克、奧·沃倫:《文學理論》,劉象愚等譯,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84年,第6頁。

      13(12)[美]喬納森·卡勒:《文學中的結構主義》,伍蠡甫等主編:《西方文藝理論名著選編》(下卷),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7年,第536頁。

      14(13)Stanley E.Fish,“Literature in the Reader:Affective Stylistics”,Tompkins,Jane P.,eds.,Reading-Response Criticism:From Formalist to Post-Structuralism.Baltimore: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80,p.82.

      15(14)David C.Hoy,The Critical Circle:Literature,History,and Philosophical Hermeneutics,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2,p.144.

      16(15)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164.

      17(16)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160.

      18(17)Jauss,Hans Robert,Toward an Aesthetic of Reception,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2,p.19.

      19(18)[德]沃·伊瑟爾:《閱讀行為》,金惠敏等譯,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1991年,第85-86頁。

      20(19)[德]伽達默爾:《現象學與辯證法之間》,嚴平編選:《伽達默爾集》,上海:上海遠東出版社,1997年,第32頁。

      21(20)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p.160-161.

      22(21)Hans-Georg Gadamer,The Gadamer Reader:A Bouquet of the Later Writings,Illinois: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2007,p.15.

      23(22)Hans Robert Jauss,Toward an Aesthetic of Reception,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2,p.19.

      24(23)[德]沃·伊瑟爾:《閱讀行為》,金惠敏等譯,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1991年,第25頁。

      25(24)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368.

      26(25)James,Risser,Hermeneutics and the Voice of the Other:Re-reading Gadamer’s Philosophical Hermeneutics,New York: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97,p.17.

      27(26)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p.369-270.

      28(27)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377.

      29(28)Hans-Georg Gadamer,Truth and Method,New York:Crossroad,1989,p.269.

      30(29)Hans Robert Jauss,Toward an Aesthetic of Reception,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2,p.69.

    作者簡介

    姓名:李建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58福彩 www.edenspringshotel.com:耒阳市| www.altahrirtv.com:桑植县| www.chengziw.com:镶黄旗| www.ccgyzh.com:辰溪县| www.chilloutcolor.com:大荔县| www.amummy.com:阿瓦提县| www.xx3588.com:邹城市| www.victorhugor.com:东平县| www.ate77.com:左权县| www.lodhaamara.org:碌曲县| www.aulahumax.com:永川市| www.jhtmnc.com:东乌| www.sableridgevillage.com:祥云县| www.microseep.com:宁波市| www.tw-graphics.com:防城港市| www.myumldesigner.com:讷河市| www.mikenatalizio.com:凤冈县| www.52cl1024.com:改则县| www.e-young2009.com:屏东市| www.face53.com:德令哈市| www.xrwjw.cn:双鸭山市| www.quangvinhexpress.com:吉安市| www.3gsands.com:江山市| www.isi-stone.com:怀化市| www.frmep.com:滦平县| www.cm766.com:汉寿县| www.davidmshapiro.com:兰溪市| www.thedivineasana.com:客服| www.name-com.com:芦溪县| www.s59uk.com:龙胜| www.beyond-destiny.com:商河县| www.bestquality365.com:晋州市| www.slcbw.cn:昂仁县| www.tribpeel.com:福州市| www.theraputty.net:铜梁县| www.pj558888.com:绿春县| www.wuxi-zhoucheng.com:石狮市| www.top260.com:新干县| www.parachuteins.com:泌阳县| www.onewaytoliveband.com:喜德县| www.bleach-toysoldier.com:临江市| www.crg-x.com:平和县| www.ddhsyl.com:崇仁县| www.pictain.com:渑池县| www.tuestate.com:乌拉特前旗| www.mannequin-enfant.com:定南县| www.materialhandler.net:通河县| www.tabletite.com:恭城| www.kylegreerrocks.com:双牌县| www.sihaicsw.com:车致| www.g9838.com:利辛县| www.kd933.com:紫云| www.futurecitieschina.com:恩施市| www.870hk.com:明星| www.logosheji8.com:德惠市| www.francebittorrent.com:岫岩| www.jhtmnc.com:东光县| www.hammerheadradio.com:永胜县| www.mabel-gray.com:铜川市| www.breakfastbrampton.com:栾城县| www.apartemenkuningancity.com:永丰县| www.curso-endodoncia.com:嘉禾县| www.bichengdecoration.com:纳雍县| www.jnjgft.com:鄢陵县| www.gzylflzx.com:那坡县| www.u-nubaby.com:大理市| www.enxuemi.com:来凤县| www.kyriakosandkolette.com:慈利县| www.thedoveexperience.com:黄山市| www.electricmassagechair.org:铅山县| www.sqbaijiu.com:精河县| www.sdwlcc.com:会泽县| www.kates-garden.com:平原县| www.cinematocinema.com:行唐县| www.yiyituofu.com:常宁市| www.zhibo6789.com:大庆市| www.electricmassagechair.org:钦州市| www.khxrw.cn:巫山县| www.274758.com:桦甸市| www.juanchinchoncha.com:阿拉善左旗| www.tjgelidianqi.com:郯城县| www.ikazlevhalari.net:永善县| www.taralynnfoxxblog.com:文山县| www.twoland-tech.com:旅游|